第四十九章 两家渊源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四十九章 两家渊源

2017-12-06更新

这两行泪,在我妈从山茱萸林子里救了我和小甜,她喊名字我没有答应的时候,我也见过。

所以,我很清楚,妈之所以会掉下这种血泪,是因为亲情。

其实,我心里已经有答案了,只是,我一直都不太敢相信,直到我妈的喉咙里咕咕噜噜一阵之后,喊出了那一个字“爸”。

我妈是老烟杆的女儿!

虽然有这种预感,可这个结果被证实的时候,还是让我很吃惊。估计此时此刻,感触最深的应该就是我爸了。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总算是知道自己的老丈人和丈母娘是谁了,也总算是再次见到了我妈。

我记得,师父查过孙玉梅,她确实有个女儿。那时候,爸还特意问了孙玉梅女儿是哪一年生的,还确认了一遍,当时我爸的神色就有些不太对劲儿,但是问他了。他并没有说啥。其实,现在想想,我爸恐怕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答案,至少他有那么考虑过。

这么说来,孙玉梅就是我妈的母亲。也就是我的外婆,而这个一直以来跟我们斗的老烟杆,我喊了这么多年杨爷爷的他,就是我的外公。

只是,我妈不姓杨,也不姓孙,她叫何秀玉,这一点肯定还有故事。

还有,我妈当年到底是怎么没的,真相一定村民们传的那样!

老烟杆的手上还是没有松开,他说道:“秀玉,你放开吧,我这种人……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!”

在这一瞬间,他好像有变回了那个慈祥的杨爷爷。

可是,我妈还是没有松开的意思,她僵硬地摇着头,她不想自己的爸就这么死在她面前,这是人之常情,即便妈变成了鬼,那也一样。

这时候。一直都愣在当场的我爸,总算是缓了过来,他看着我妈,喊了一声:“秀玉,你这些年都在哪儿?”

爸的声音,让我妈颤了一下,她缓缓地扭头,看着我爸,很艰难的说出了两个字。

“成武!”

一缕清风,乱了发梢,一汪秋水,月半弯。

正是在这一刹那,老烟杆的眼神当中闪过一丝冷厉的光线。

我的心里咯噔一声,不知道啥时候,他将自己的另一只手缩进了自己的袖口当中,下一秒,他的手上就出现在了一张黑符,他一把将那黑符冲我妈贴了过去。

无论如何,这是叫人无法想象到的一幕,我还以为,老烟杆真的已经回到了过去,他真的还是那个杨爷爷。

我妈对她这个亲爸,毫无防备。

那张黑符重重地贴在了妈的额头上,她一声惨叫,整个魂魄倒飞出去。远远地摔在地上,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。

“畜生!”

我爸怒吼一声,我紧握拳头朝着老烟杆冲了过去,他从我旁边呼啸而过,我能够感受到他的狂怒。也能看到他眼角的泪珠,随风而逝。

爸冲过去,一把揪住老烟杆的脖子,那老烟杆对他只是一笑,并没有任何的抵抗。爸的力量是非常强悍的。他的愤怒到了极点,就那样,一把将老烟杆给扔了出去。

老烟杆重重地砸在大门旁边的院墙上。

轰隆一声,一尺多厚的土坯墙被砸塌了,老烟杆躺在废墟里边一动不动。我爸走了过去,他的那张脸变得十分狰狞,甚至让我都不太敢确定,那是我爸。

他走到废墟旁边的时候,老烟杆也渐渐地也有了动静。

即便这样,老烟杆的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那把连阴锥。他撑着地面,缓缓地站了起来,吐了一口血,又把嘴角的血给擦干。

爸还在愤怒之中,他整个人杀气腾腾!

他的牙齿咬的咯吱作响。紧握的双手青筋都崩了起来,他微微地躬下身体,恐怕这一拳头下去,老烟杆就没命了。

这时候,我师父竟走了过去。

他拍了拍我爸的肩膀,说道:“你的女人没事,你不用这么生气的!”

然后,他示意我爸自己去看。

其实,这个时候我已经跑过去了,我妈的魂魄躺在地上,只是动弹不了,看起来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。

我抬手想要去撕掉那张黑符,师父把我拦了下来,他说道:“你别动,你现在也只是魂魄,碰了你就也会动不了的。”

我爸看了看我妈,又回头看了看灰头土脸的老烟杆,他跟我师父一起,朝着我妈这边跑了过来。

后边老烟杆说道:“你们不要动她印堂上的符,那张符不会害了她,就是让她一时半会儿动不了罢了。过半个钟头,那张符就会失效,到时候,她就没事了。你们要是硬给她撕下来,会伤到她的魂,没准儿还有魂飞魄散的危险!”

我爸刚把手探过去,还没动手,连忙把手缩了回来。

这在这个时候,我就听到老烟杆那边好像有啥动静,回头一看,就瞅见老烟杆看着这边露出了一脸的笑意,不是阴冷的笑,而是慈祥的笑,而且,他那把连阴锥就戳在了他自己的胸膛上。

“杨爷爷!”我大喊了一声。

他在最后关头。并不是要害了我妈,而是,他不想连累我妈,才用这种符把我妈给定住而不能动弹。

被连阴锥戳到胸膛上的老烟杆并没有倒下去,他只是不慌不忙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打黑符,缓缓地走过来,在当院里摆成了一个圈儿。

我看了一眼,差不多有六十多张。

没有人知道他要做啥,但是,这六十多张黑符看起来就很危险。我师父站了起来,目光冷厉地盯着老烟杆,他似乎要过去。

我拦住了师父,对他说道:“师父,再等等!”

师父看了我一眼。他说道:“如果他用这种黑符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,毁掉的就是你们整个村子,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!”

我拉住了师父的胳膊,感觉一阵灼热。

除了灼热之外,手掌上还钻心的疼。我现在只是魂魄,也算是鬼魂,现在总算是明白,为啥那些小鬼会怕我师父,更不敢近我师父的身,他们要是靠近。恐怕会被这种灼热给弄得魂飞魄散。

但是,我并没有松开手,我还是紧紧地拉着师父,他回头跟我说道:“徒弟,赶紧松开,你这样会魂飞魄散的!”

我摇了摇头,对师父说道:“师父,求您了,再等等,再给他一个机会!”

因为我觉得,我妈的出现改变了老烟杆,刚才他没有伤害我妈,现在他要做的应该也不是啥坏事,这是我的预感。

师父显得十分的无奈,停了下来,示意我赶紧松开。

我看到师父答应,才松开手,抬手一看,发现手上全都是泡,不少地方都灼伤了,正冒着青烟儿,疼得厉害。

“知道疼了吧?”师父冷了我一眼说道。

我只能干笑一下,然后,扭头去看老烟杆到底是在做啥。这时候,发现他已经盘腿坐在了黑符摆成的圈子中央,他缓缓地闭上眼,口中念念有词,过了一阵之后,他把自己的右手手掌给摁在地上,周围那些黑符立刻就有了动静。

我看到我师父的手上也有动作,他一定在仔细地观察,一旦老烟杆出现啥不对劲的,他就会对老烟杆下手。

我的心紧揪着。

黑符变成丝丝缕缕的黑气,沿着地面爬到了老烟杆掌心的位置,这个过程差不过持续了有四五分钟。

等到所有的黑符,散发完黑气,变成了普通的白纸之后,老烟杆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地抬起了手掌。

我师父已经要冲出去了。

老烟杆则抬手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自己的眉心,一团黑气在他的头部周围爆开,一道白影生生的被他从自己身体里边给震了出去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