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老烟杆再现身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五十九章 老烟杆再现身

2017-12-09更新

看到老烟杆这张脸,我是很震惊的,真的没想到,会在这个地方看到他。

师父安排的两个鬼差就是上了这座木楼,难道说,那个给出阴间五倍悬赏的人就是他,这怎么可能呢?

还有,刚才跟踪的也是他?

我不太敢相信,抬头又看了一眼,他冲我做出个噤声的手势,然后,抬着下巴指了指我背后的这座木楼。

这两座木楼距离很近,都是那种结构复杂的木楼,但我背后的这座显得更加破旧一些。

我回头看了一眼,不太明白他是啥意思,本来想要问他咋回事,可当我回头再看那个窗户的时候,窗户已经关上了。老烟杆也没了踪迹。

没一点儿响声,就好像,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可是刚才的那张脸,我看得清清楚楚的,不会错的。

我绕着身后的这座老旧木楼,四下地瞅了几圈。老烟杆给我指这座木楼,到底啥意思呢,难道,木楼里边有啥秘密?

很显然,他是要我上去的意思,可是。这一个个木门都关着,我试了,连门都打不开,我又没有师父的身手,也上不去啊!

正当我想这些的时候,身后的木门。吱呀一声开了。

门后边没人,里边更是漆黑一片。

我探着脑袋往里边瞅了两眼,黢黑黢黑的,啥都没瞅见,在门口看到一盏非常破旧的马灯,尝试了一下,还真会亮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摸了摸脖子上我爸给的那块龙玉,手上又捏着师父给的两张黄符,感觉是有了一些底气,就提着那一盏马灯,朝这座木楼当中走去。

里边太黑了,一盏老旧的马灯只能照亮一小片。

我刚走进去,后边的木门就咣当一声关上了,把我吓了一跳,我还以为后边有啥,往后边照了照,看了一下,鬼影都没有。

回过头,我大概看了一下,这应该是这老旧木楼的楼梯间,旁边堆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,另外一边就是一串木质楼梯,我沿着木质楼梯。往上走,楼梯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感觉很不牢靠。

我尽量放轻脚步,真心怕这楼梯塌了。

楼梯盘旋而上,差不多到二楼的地方,我听到下边的木门又发出了咣当一声。一定是有谁进来了,我用马灯往下边照了照,还是啥都没看到。

刚才还感觉跟踪我和师父的是老烟杆,现在想来,估计不是,老烟杆在对面的木楼上呢。

二楼外边有个走廊,廊道上边挂着黄旧的灯笼,有好几个屋子都还亮着灯,只是这些光线都是青色的,感觉有些吓人。走廊上阴风瑟瑟的,比下边的巷子里都冷,感觉不太对劲,我就把马灯放下去,捏着师父给的那两张黄符。

老旧木楼的走廊很长,曲曲折折的,跟木楼的结构一样复杂。

我四下看了几圈,本来想着看能不能找到老烟杆,毕竟是他让我来的,没准从他那里能知道些啥。可是找了一阵子,啥都没找到,倒是感觉谁不时的会扯我一下,感觉冷冰冰的,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也不知道师父现在在哪儿。

没啥发现,我就准备下楼去,刚走到楼梯口。就感觉那亮着灯的屋子开了门。

我下意识地往那边瞅了一眼,竟看见屋里边走出来一个女的,她身上穿的很少,我知道马家店这个地方没有活人,这肯定是鬼,我赶紧走。可是,她竟跟了过来,过来拉住了我的胳膊。

那手冰凉冰凉的,碰到我的时候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我想要躲开,她却一直把我往屋里拉。

我瞅了一眼。她的妆很浓,有点儿像死人妆,这么抓着我,我冷汗都下来了。

我心里咯噔一声,心说该不会是被老烟杆给坑了吧?

不过,我手上有师父给的黄符,一般的鬼魂我还是不怕的。想到这里,我把手探入了自己的口袋里,准备摸出黄符的时候,那女的突然低声说了一句:“跟我进来,有事!”

我一愣,这声音有点儿熟悉。

可是。又看了一眼她的脸,却死活都认不出来。

被她这样拉着进了屋里,她立刻把门给关上了,屋里点着一根蜡烛,散发着青色的光线,很是妖异。

我直接问道:“你是谁啊?”

之所以敢这么问。是因为一种直觉,我感觉这个女的在帮我。

她没直接说话,而是指了指床边的一件红色旗袍,看到这个我就想起了,这不是江雨蝶的衣服吗?

再回头仔细地看,好像还真是她,我有些吃惊,问道:“江姐姐,是你啊?”

她点头,身上的衣服少,感觉特别的尴尬,我就问道:“江姐姐,你……你穿成这样干啥?”

她瞪了我一眼,说道:“还不是为了救你,你都不想想,这是什么地方,我要是不穿成这样,会被盯上的!”

“这里是啥地方啊?”我问道。

刚才我在二楼的走廊上走了几圈,都是空空荡荡的,没见到有啥。

“你现在把门开条缝看看!”江雨蝶低声说道。

我照做,悄悄地往外边瞅了一眼,果然看到走廊上有着许多鬼魂,都是江雨蝶这种打扮的,怪不得我刚才一直感觉有东西一直在扯我的胳膊。不过,刚才看不见,这会儿倒是能看见了,也挺奇怪的。

我赶紧关了门,想想都有点儿后怕,幸亏没被别的女鬼给拖到屋里。

不过,在这里见到江雨蝶,我也是很意外的,我问:“江姐姐,你咋会在这儿呢,你不是在我们村吗……”说到这里,我突然想到刚才被跟踪的事,又问了一句:“刚才跟踪我和师父的是你?”

“是啊!”江雨蝶说道。

江雨蝶本来在我们村,我估计,我和师父来马家店的一路上,她一直都跟着的。

“你跟踪我和我师父干啥?”我问。

“有人要害你,有人要保护你,他不方便出面,又怕你出事。所以让我跟着。”江雨蝶这话说的有点儿绕,但是我仔细地琢磨了一下,立刻想到了其中的端倪。

刚才老烟杆提示我上楼,上楼之后就碰见了江雨蝶,这么说来,江雨蝶口中那个要保护我的人,不就是老烟杆吗?

“你说的是他?”我问。

“对!”江雨蝶毫不犹豫的说了一个字。

我真的没想到,江雨蝶竟然也是老烟杆的一颗棋子,我想到了鬼差勾魂的事,就问道:“你和那个小水鬼救我,也是他让你做的?”

“也可以这么说,他让我留在村里帮你。只要你夜里出门,就让我跟着。”江雨蝶说道,原来是这样,可老烟杆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呢?

看起来,老烟杆好像就是那个要害我的人,可现在偏偏又让我感觉。他一直在保护我,这种感觉十分的矛盾。

“你等着,我换个衣服,等会儿带你去一个地方!”江雨蝶说道。

“好。”我点头,说实话,江雨蝶现在的打扮,我跟她说话都有点儿不太敢正眼看她。

她把屋里的屏风拉开,在后边重新换上了她的那件红色的旗袍,她的身材很好,还是这身看起来好看。

换好衣服之后,她在床里边的的墙上摸了摸,跟我打了声招呼。让我过去。

我一愣,啥意思?

到那儿一看,才发现,这床里边的粉色纱帐后边有一道暗门。

我过去,跟着她,进了那道暗门,里边是盘旋而上的楼梯,左转右转的,到后来我都分不清楚东西南北了,不过,那道暗门的出口,是另一个屋子。

这个屋子里边的装饰,显然是高档了很多,古朴而又大气的那种感觉,江雨蝶把旁边的窗户推开了一条缝,让我过去看。

我一看,正对面是刚才的屋子,再往下边一看,是那条巷子,我一想,老烟杆刚才就是站在这儿给我的提示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