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三岔口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五十八章 三岔口

2017-12-09更新

旁边那鬼差很听这个老鬼差的话,说干就干,还认真的把我的替身给套上了镣铐,老鬼差觉着不妥,正想要拦着,师父却点了点头,说他做的不错,让那老鬼差多跟他学着点。

然后,他们两个鬼差,就押着我的替身,往夜色深处走去。

师父小心翼翼地关了我家大门,回头跟我说道:“你们这个地方水很深,今天晚上咱就过去探探底!走,徒弟,咱们跟着,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能出五倍的价钱买你的魂儿!”

原来师父是这个意思。

仔细想想,这个出大价钱的主儿,十有八九跟我们村的事还扯着关系呢。我感觉,鬼差被劫,老烟杆失踪,可能就跟这个人有关。

俩鬼差前边走,我和师父在后边跟着,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那俩鬼差也知道我们就在后边跟着,也不敢跑路。

前边的一段路,跟之前去南坡的路差不多,过去山茱萸林子间的那一条小路,就是村南边的那条河。

俩鬼差刚到河边,小水鬼就探出了半拉脑袋。眼神幽幽的盯着鬼差。估计他误以为鬼差押送的是我,就悄悄地游过去,好像是准备把那俩鬼差给拉下水。

我师父过去,跟小水鬼说了些啥,那小水鬼就明白了,缩进了水里边。

过去河。一直往西走,刚开始的路我还认得,到后边的路我就彻底不熟了。小时候来这边玩过,以前都是荒地野林子,根本就没有路的。

走了大概半个钟头,前边的俩鬼差停了下来。

那个老鬼差过来,低声地说道:“大人,前边就是三岔口了,那地方有几个厉鬼把守,活人是进不去的!”

“你们俩只管按照我说的做,去找那个人拿赏钱,其他的不用管!”师父说。

老鬼差有些为难的点了点头,就过去继续押着我的替身往前边走了。

果然,没多久就到了那所谓的三岔口,这地方其实就是一处岔路口,岔路口有两条路,一条往南,一条往北。

往北的那条路,看起来怪怪的,笼罩着浓密的阴雾,十几米之外的地方就已经看不清楚了,也不知道通向哪儿。

往南的那条路上倒是好些,阴雾不是那么浓,不过。路口确实站着几个黑影,鬼差押着我的替身从那儿过的时候,就掏了些阴阳钱,很轻松就过去了。

在过去之前,师父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两颗药丸,一颗给我,一颗他自己吞了下去,他还交代,让我只吃下半颗就行了,因为我本身阴气就很重。

离三岔口越来越近,我渐渐地看清楚了那几个黑影的模样。

怪吓人的,四个鬼魂,一个没有下巴,一个长舌头,一个半拉脑袋,就有一个完整的,但那张脸发青,嘴唇发紫,估计是中毒死的。

我只敢扫了它们一眼,因为师父交代过,不要瞅它们的眼,以免不必要的麻烦,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。

所以,我就低着头,跟着师父走。

师父在前边,从自己的袖口当中拿出了一打阴阳钱,给到了那青脸鬼的手上。它接过钱之后,点了点,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,就放我师父过去了。

我在后边。准备跟师父一道过去的时候,却被青脸鬼给拦了下来。

心里头咯噔一声,毕竟那老鬼差说了,这地方活人是进不去的,我是不是被这青脸鬼给看出来了?

我看了看师父,师父冲我微微摇头。让我不要吭声。

然后,师父过来,二话没说,又掏出了一打阴阳钱,递到青脸鬼的手上,它才瞪了我一眼。让我过去了。

我大气都不敢喘,跟着师父就走,才走出去几步,后边就传来一个声音。

“那个小的,先别走!”

师父示意我不要说话,跟着他一直走,可后边一阵阴风就跟了过来,那长舌头鬼一下子挡在了我们面前。

“往哪跑!说你呢,没听见?我说你这人看着怎么那么眼熟,刚才那俩鬼差押送的人,是不是跟你长得一样?”那鬼差盯着我问。

我不知道该咋说,只见师父看着那个长舌头鬼。一笑。

他抬手,捏出来个奇怪的手势,口中默念了一句啥,他又说道:“刚才,你一定是看错了吧?”

那长舌头鬼脸上一阵迷茫,摸了摸后脑勺。又想了想,好像忘了刚才要说啥了,也没有理会我们,就瞪了我一眼,走了。

我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,等走得远了,我才敢说:“师父,你真厉害!”

师父则是一笑,说道:“小事!”

过去三岔口,再往马家店也就不到二里的路,我一直好奇三岔口北边的那条路,总感觉怪怪的,刚才一直绷着没敢问,这会儿,我问道:“师父,你知道北边的路是去哪儿的?”

没想到师父也摇了摇头,他说道:“你师父我以前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,那条路具体去哪儿,我也不知道,但肯定比咱们要去的地方还要凶险。”

“师父,你咋知道的?”我问。

“阴雾弥漫,还没有一个厉鬼把守,不是没有把守的,而是根本就不需要,说明那个地方本来就很危险。不过,师父倒是听说过这么一个地方,叫三道岗,不知道这条路是不是通向那个地方!”师父说这话的时候有些犹豫,他好像想到了啥,但是没有跟我说。

“三道岗,那又是个啥地方?”我问,我们村附近也同样没这个地名的。

“那地方有什么名堂,我一两句话跟你说不清楚的,简单来说,你要是现在去那种地方,会魂飞魄散的。你要记住,那绝对不是个啥好地方,即便以后你跟着师父学了本事,也一定不能踏足那种地方!”师父强调道。

师父这么说,我倒是想到了前几天的事。

在师父追赶老烟杆的时候,被老烟杆的替身给引到了一个地方,师父被困了一阵子才逃出去的。还有。我爷爷被勾魂,一样是被困在了那个地方,爷爷花了好几天才从那个地方逃出来。

这个被困的地方,会不会就是三道岗?

在聊着这个问题的时候,前边稀薄的阴雾当中开始出现了一些斑驳的黑影,它们来来往往,更远的地方开始能够看到一些房子的轮廓。

这么远远地看去,真有点儿海市蜃楼的感觉。

我跟师父加快了步伐,跟那俩鬼差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渐渐地,开始能够看出那些房子的样貌了,不像现在的村落,因为一切都很古朴的样子。大都是青砖青瓦。还有一些二层木楼结构的房子,街上熙熙攘攘,黑影斑驳,有点儿像南方的那种古镇。

在上街之前,师父跟我交代,不让我说话。因为来这些地方的都是鬼魂,我不会说阴文,一开口就会被他们察觉,再加上我特殊的体质,它们要是再闻到我的活人气,那麻烦就大了。

这我明白,以前不是没吃过亏,我冲师父点头,嘴绷着,跟着他走。

街上都是青石板路,脚踩在上边发出轻微的哒哒声。

师父倒是没有脚步声,街上的鬼魂也一样没有脚步声。我就屏住呼吸,尽量把自己的脚步放到最轻。

不知道咋回事,我总感觉有人在后边跟着我们。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往后头瞅了一眼,也没发现谁跟着。

等过了一会儿,那种被跟踪的感觉越来越明显,我就又回头看了一眼,这一眼,发现不远处一道黑影一闪而过,躲进了旁边的窄巷子里。

我扯了扯师父的衣裳,师父冲我微微摇头,让我不要管。

我明白师父的意思,对,不能打草惊蛇。

前边那俩鬼差一直走,过去了主街道又往旁边的小巷子走,最后,到一处两层木楼附近停了下来,它们回头看了一眼,师父点头。

然后,它俩就进去了。

我跟师父四下看了,师父给我留了两张黄符,对我说道:“你在这里盯着刚才跟踪咱们那人,我先上去看看!”

这木楼的结构很复杂庞大,师父的身手,上去并不是什么难事,他几个纵身跳跃攀爬,没发出一点儿声响,很快就消失于木楼的构架当中。

我四下看了看,也没瞅见刚才跟踪我那人现身,就听到上边吱呀一声,一个窗户开了。

那窗户里边,露出一张脸。

竟然是老烟杆,他站在那里,正看着我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