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神秘面具人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六十章 神秘面具人

2017-12-09更新

没想到,两座木楼之间还有这么一条密道连接在一起,我瞅了一圈,发现这屋子里挺乱的,特别是那边的屏风上都破了个大洞,还倒在地上。

这里好像有过打斗。

我在想,会不会是我师父来过这儿呢?

我看了江雨蝶一眼,她好像也不太懂这是怎么回事,屋里没老烟杆的踪影,我就问道:“他不在这儿吗?”

江雨蝶摇了摇头,说道:“按照之前的安排,他现在应该在一楼的大厅,你师父安排两个鬼差把你的魂魄给送来,他肯定也会过去的。不过,那是你的替身。估计等会儿会出事,咱们也赶紧过去吧。”

“你的意思,那个出五倍赏金的人是老烟杆?”我问道。

“不是的,你们村的事可能让你对他有些误会,事实上。他做那些事也都是不得已的,他和你爷爷都是一类人,但我感觉他们都不是坏人。”江雨蝶说道。

其实,她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,她这句话在我听来分量很重。不但说了老烟杆,还带上了我爷爷,说他们是一类人,她指的是哪类人呢?

当然,我也没有直接这么问她。现在不是研究我爷爷和老烟杆的时候,我就问道:“不是他,那是谁?”

江雨蝶摇了摇头,她说道:“这我也不知道,马家店这个地方,我也只不过是第二次来。像他们这些人,办事都太神神秘秘了,特别是一些他们认为很重要的事,是不会跟我说的,这点你肯定懂。今天如果不是过来跟踪保护你,我也不会知道,其实,他们一直都在为一个计划在做准备。”

江雨蝶提到计划那两个字的时候,刻意压低了声音。

“你是说,我杨爷爷和这个人一直在为一个计划做准备?”我感觉江雨蝶最后那一句话,触碰到了事情的核心部位。

“对啊,他们一直都在准备着的,好像在几十年前都已经开始了。还有,我感觉你爷爷也参与了这件事,不过。这点只是我猜测的,你自己去考虑。”江雨蝶说道。

她的这句话我根本就没有听进去,我一直在想着她说的那个计划,回过神来的时候,我问她:“你知道是啥样的计划吗?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不过,有一点我知道,他们这个计划的核心肯定就是你!”江雨蝶说道。

“我……怎么可能?”其实,她这么说,我也不意外,这肯定也是最近围绕着我发生了那么多事的原因。

江雨蝶对我的疑问不置可否,她悄悄地过去,开了门往外边看了之后,跟我说道:“外边没人,咱们走!”

我点头,跟着江雨蝶出去了。

外边是走廊,这座木楼是非常豪华的,雕梁画栋,都十分的精细,完全不是外边看起来那样破旧的感觉。

江雨蝶带着我去了一个比较隐秘的角落,藏了起来,这地方能够看到下边一楼大厅的情况。

我往下边看了一眼,看到那两个鬼差坐着。

不过,它们的样子,一看就是如坐针毡那种。

我那替身被它们拿铁链捆着。还是一副目光呆滞的模样,这很容易就能被认出来的。

其实,师父完全可以自己做一个更好的替身,偏偏让我来,他自己来。不是能够更好的瞒天过海吗?

差不多等了有几分钟,下边就有情况了。

那两个鬼差突然站了起来,它们往大厅的里边看去,肯定是有人出来了。两个鬼差一把揪住我那替身,给摁着跪在地上。

“大人。您看,小的把他给您带来了!”那老鬼差说道。

俩鬼差这么称呼,难道他也是阴间的人?

这时候,我的角度才能看见,有个人从大厅后边走了出来,他的脸上带着面具,同样是那种脸谱面具,只是这个面具显得更加的霸气狰狞。

以前,老烟杆做的那种给小鬼戴的面具就跟这种很像,但是那种感觉又不太一样。

而且。看那个人的行为举止,感觉很特别,所以,绝对不是什么阴魂小鬼之类的。

在这个面具人出来之后,还有一个人跟在后边。

这个人就是老烟杆。他果然在。

看到老烟杆跟那个出赏金的人站在一起,我感觉很不对。我突然觉得,我跟着江雨蝶来这里,这个决定太轻率了。

没准,就是老烟杆给下的套呢?

再往下看的时候,那个面具人已经走到了我的替身面前头,他只是瞅了一眼,一脚就将我那替身给踹飞了。替身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,就变成了原本模样的纸人,他只是一抬手,一团青色的火焰立刻把替身给缠绕其中,不到半分钟,就化成了灰烬。

这是我能够想到的结果,毕竟那个替身做的实在是太差了。俩鬼差看到这情况,吓得跪在地上就给那面具人磕头求饶。

这个面具人好像根本不在意这俩鬼差,他一脚把它们给踹开,倒是也没对他们咋样。正在这个时候,面具人竟毫无征兆地一个回头,朝着我和江雨蝶藏身的这个角落看了过来。

虽然那面具挡着,看不清楚他的脸,但是,我已经感觉到一种难以阻挡的冷厉气息。

我被吓得一愣,回过神来,拉着江雨蝶就跑。

谁知道,这刚一回头,后边就出现了四五个面具人,直接把我俩给包了饺子,根本就没地方可逃了。

我伸手到口袋里,准备掏出那黄符,江雨蝶却冲我微微地摇了摇头,她低声说:“你的符不够,他们不好对付,别逞强!”

就这样,我和江雨蝶被摁了下来,带去了一楼。

到一楼的时候。老烟杆一直看着我,他的表情有些怪怪的,跟我以前见那老烟杆的眼神有点儿不太像。

难道是个替身?

我和江雨蝶在二楼藏着,应该没那么容易被发现的,这面具人竟直接就知道了,我不得不怀疑,就是被这个老烟杆给坑了。

看着他,我问道:“杨爷爷,你为啥这么做呢?”

“阳娃啊,我都已经说过了。你杨爷爷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,你师父他们都不懂,你也不懂,我就只能这么做了。”老烟杆说道,他还是这句话。我真的搞不懂,他这么做到底哪儿为我好了。

我突然感觉,站在巷子里看到老烟杆那张脸的时候,就已经掉进了他的套里边,一起给我下套的还有江雨蝶。

我扭头看着她,可她却冲我摇了摇头。

“你不用看她,这事是我瞒着她做的,她也不知道。”老烟杆说道。

我也不想说了,现在再说这个,也没啥意义。

然后。那个面具人就走到了我面前,仔细地端详了我一阵子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你总算是来到这儿了!”

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古怪,似乎在很刻意的改变自己的声音,即便成了这种古怪的感觉,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着那么几分熟悉的感觉。

难道,他也是我们村的?

我盯着他,想从他的行为举止上看出一些端倪,他却好像是能够看穿我的心思一样,对我说道:“你不用再猜了,不管你怎么猜,都猜不着的!”

他越是这么说,我就越好奇。

我怎么猜都猜不着,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,他是最想不到的那个人?

“既然来了,就出来吧!”面具人往上边看着,大声说道。

我知道,他在说我师父。

我也朝着上边看去,我在想,师父会藏在什么地方,会是房梁上,还是二楼的某一个屋里。

看了一阵子,不管是二楼,还是房梁上,都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
这时候,有个人冷笑了一声。

这人正是老烟杆,这个笑实在是太诡异了,不单单是我和江雨蝶,连这个面具人都是一愣,他回头看着老烟杆,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老烟杆走了过来,他看着那面具人说道:“到现在,你还认为我是他?”

这话已经不是老烟杆的声音了。

目录 →没有了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  • 发表评论
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