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秀玉啊,你来了?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四十八章 秀玉啊,你来了?

2017-12-06更新

师父的声音从外边传来,我在屋里,但是能够从窗户里看见他就站在院里,看来,并不是纸人替身不行了,而是师父回来了,不需要纸人替身了!

话被打断的老烟杆显得十分的吃惊,他一定不敢相信这一幕的发生,但这一幕还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他缓缓地扭头朝外边看去,嘴哆嗦了一阵子,才问出话来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,去了那个地方,咋……咋可能这么快回来?”老烟杆有些惊慌了。

“为什么就不能呢?”我师父轻松地问道。

而且,他的出现,让整个院子里所有的小鬼都停了下来,它们似乎很忌惮我师父的真身,一个个竟都冲我师父跪了下来。

“都给我起来,你们不该跪他。应该吃了他的魂儿!”老烟杆冲着他们吆喝道,可是这根本就不管用。

“杨天化,你这么说,可就真的是为难它们了!”师父说着,一脸的无奈。

老烟杆哪里能听得进我师父的话,他手上开始有动作。口中默念着啥,而那些脸谱小鬼听到这个,本来还在冲我师父跪着,一下子全都爬了起来。

这回,他们根本就不再理会我爸了,反倒是全都冲我师父扑了过去。

师父只是微微的抬手。周围的地面都好像在震颤。

那些冲过去的脸谱小鬼,离我师父一丈之外,一个个全都摔在地上,还是一样冲我师父跪了下去。即便是我师父后边的那些面具小鬼,也是一样跪下,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近师父的身。更没有办法在我师父面前平身!

这一幕,让我感觉有点儿熟悉,跟我爸在面对那个屋子的东西反应是一样的,完全是一种不可抵抗的神秘力量,让他不得不下跪。

难道,那屋里头会有啥可怕的东西,能够对我爸产生这种像我师父对这种小鬼一样的压制?

老烟杆还是没有停下他手上的咒语,那些跪在地上的小鬼,一个个都捂着脑袋,显得十分的痛苦挣扎。

小鬼都已经没有了任何攻击力,我爸迅速过去,把那些脸谱面具全都给毁了。

这样一来,老烟杆就没有办法控制那些小鬼了。

那老烟杆看到这个,他盯着我爸,把自己别在腰间的烟袋锅给取了出来,他又一次给自己装上了一锅儿烟,猛地抽了一口。

不过,我都没看清楚是啥时候,我师父就已经出现在老烟杆的面前,他一把夺了老烟杆只抽了一半儿的烟袋,当着他的面,给折成了两截儿,丢在了地上。

“你这年轻人,咋这么没礼貌。毁我烟袋锅干啥?”老烟杆怒道。

“别人拿这东西抽烟,虽然不算是什么好事,但是,不害人。你拿这东西在害人,要我看,无论什么东西,只要到你手上,都可能变成害人的工具,你这样的人就应该一无所有!”师父冷冷地说道。

这时候,那老烟杆脸色一变,他快速地退了半步,从自己的袖口当中抽出几道黑色的符纸,一口咬破自己的指尖,在上边快速的画了起来。

对于老烟杆的这种行为,师父并没有任何动容,而是,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。

我以为,老烟杆画完符,会对我师父动手,可是没想到他根本就没那么做,他画了有四五道符咒,竟冲着旁边那个屋子的窗户上贴了去。

旁边那屋子,就是他堂屋的侧房,那个东西一直都在里边。

虽然不知道老烟杆具体要做什么,但是,肯定与那个东西有关,他知道自己不是师父的对手,估计是要把那屋子里的东西给放出来。

爷爷被拖进那个屋子,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,还不知道咋样。

很难想象。里边那东西到底有多么的恐怖,要是把那东西给放出来,恐怕整个村子都会跟着遭殃。

不过,在老烟杆往那屋子贴黑符的时候,师父也是一个箭步跟了过去,他一下子挡在了老烟杆的面前。口中念念有词,那老烟杆拿着黑符竟朝着师父贴了过去,可是符纸没有沾到师父,就已经自己烧了起来。

这也是老烟杆料不到的,他看到这样的师父,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老烟杆赶紧丢掉烧起来的黑符。而我师父则是抬手一掌,打在了他的印堂之上,老烟杆整个人倒飞出去,重重地摔到院子中间。

师父走过去,盯着他问:“杨天化,你只不过是个半路出家的道士,也确实会了不少下三茅的术法,但是,这些都不足以让你做这个城隍爷,我看,你做的这个城隍爷另有隐情吧?还有,你要张阳的魂也并不是为了自己吞噬掉。而是有人需要他的魂魄,你只是替他办事的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老烟杆咬着牙撑起自己的身子,他一口黑血吐到地上,笑着说道:“你刚才那一掌,完全可以要了我的命。为啥不直接杀了我?”

师父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我不杀你,是因为你的体内有着一个无辜者的魂魄,杀了你,就是灭了她的魂。你不用多想,对你这样的人,我不会有任何的仁慈!”

这话让我的心中一动,师父这话是啥意思?

难道说,小甜的魂魄还在老烟杆的体内,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那小甜是不是还有希望?想到这里,我竟然愈发紧张起来。

“她的魂魄已经被我吞噬了,你应该懂,她已经魂飞魄散,不管是阴间,还是阳间,她都已经不存在了!”老烟杆说。

“杨爷爷,既然你知道吞噬魂魄的办法,你就一定知道咋样才能让她的魂魄恢复,是不是?”我忍不住,这么问了一句。

“阳娃,这回我可答应不了你,她回不来了!”老烟杆说。

“不,她能回来的!”我说道。

因为在我问老烟杆那句话的时候,他那双眼睛之中闪过一丝光线,那并不是现在这个阴邪老头应有的眼神,因为,我看到它是很柔软的东西。

“不可能的,阳娃,你不用多想了,你师父应该最清楚了,你杨爷爷我根本不是啥好东西,我又怎么会帮你救她!”老烟杆说道。

我并没有说出来,可是老烟杆却把这“救她”两个字说了出来。

我知道,有希望!

在这时候,我感觉怪怪的,好像在啥地方,有个人在看着我。可是,我往院墙外边扫了几眼,也并没有谁在那儿。

“杨爷爷,求您了!”我说道。

老烟杆站了起来,他看着我师父。却从自己的口袋里又摸出了一把连阴锥,那锥子锋利无比,夜色之下,寒光奕奕。

“师父,快躲开!”我道。

但是,师父并没有动,我以为老烟杆可能会针对我师父,但是,他没那么做,而是把那把连阴锥对准了自己的胸口。

“嗖”地一声!

正在这时,整个院子里突然刮起了阴风。

我的余光扫到一个红色的虚影,从院墙之外翻越而过。只是一瞬间,她就出现在了老烟杆的面前,她紧紧地抓住了老烟杆的手腕,使那连阴锥停了下来。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她的脖子里,咕咕噜噜一阵,总算是说出了这么几个字。

她并不是别的谁。而是我妈。她还穿着那身红色的嫁衣,长发过了腰身以下,在夜色下,显得更加漂亮柔美。

不止是我,连我师父,我爸全都愣在了当场,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我们这么几个人,愣是没能说出一句话。

我妈紧紧地握着老烟杆的手腕,不让他将那连阴锥捅入胸膛之中。

可是,老烟杆并没有就此而放下手来,他嘴巴哆嗦着。看着我妈,说不出话来,脸上满是慈祥的笑,最后,竟然有一滴老泪从他的那张沟壑纵横的脸上滑落。

“秀玉啊,你来了?”老烟杆问,他已经老泪纵横了。

我妈好像是想要说啥,可是,她的喉咙里咕咕噜噜的,根本就说不出来,但是,她的脸上,也有两行泪水划过,是血泪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