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五倍的赏钱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五十四章 五倍的赏钱

2017-12-08更新

“哟呵,你这小子,都快死的人了,还敢跟本差爷犟嘴,等会儿路上有你好受的!”一条胳膊的鬼差上来,一把揪着我脖子说。

“你也说了,我不过是个快死的人,现在我还没死呢,你就来勾我魂?”我反问道。

“你就别想着狡辩了,你是个早就死了的人,想骗过本差爷,门儿都没有!”鬼差一下子怒了,冲着我肚子就踢了一脚,疼得很,我都说不出话来。

“想拿我去换赏钱,门都没有!”我咬牙说道。

“是吗,我做鬼差可都十几年了,勾魂无数。想跟我走的没几个,你不想跟我走,也得走,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!”

鬼差的脸色一冷,他从另外一个鬼差的手里拿过一把青铜钩子,二话不说。一下子钩在了我肩膀上,拖着我就开始远处的走去。

钻心的疼,叫我根本没有办法忍受,要不是现在魂魄的状态,估计人早就昏死过去了。

我疼得一阵阵迷糊,被他们拖着离我们家越来越远。

不过。我好像也听见,前边那一条胳膊的鬼差跟旁边那个鬼差说,我是个大鱼,等会儿能换不少赏钱,到时候它们俩平分。

走着走着,旁边那鬼差停了下来。他问那一条胳膊的鬼差:“大哥,咱是不是走错路了,这个方向不是回阴间啊!咱们得赶紧回去交差,要是被这小子的师父发现了,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!”

“你懂个屁!回个狗屁阴间,把他带到阴间的赏钱才有多少,我知道一个地方,把他带过去,咱们至少能换阴间五倍的赏钱!”一条胳膊的鬼差说道,他说着,好像很兴奋的样子。

“什么地方,有五倍的赏钱?”旁边那鬼差惊讶道。

“到了你就知道了,你呀,跟着我好好干,就等着数钱数到手抽筋儿吧!”一条胳膊的鬼差,拍了拍那个鬼差的肩膀说道。

它们的话,我全都听见了。

我原来还想着会被带到阴间,毕竟我师父是阴间的人,他的地位应该还很高,到时候,没准我师父出面,我就会没事。

可现在看来,这一条胳膊的鬼差竟然另有打算,不过。我倒是好奇,到底是谁,能够出阴间赏金五倍的价钱来要我的魂?

反过来想,这好像也不是啥坏事,一直以来,我都觉得,老烟杆的背后是有人的,没准这个出五倍赏钱的人,就是老烟杆背后的那个人。

我这么被带走,反而有可能会接近真相!

过去了那片山茱萸林子,到了自留地那块的时候,前边那俩鬼差突然停了下来,我往前边一看,竟然有个小孩子站在路中间,他背对着我们,挡住了去路。

我瞅那背影好像有些熟悉。

想了一下,好像是河里遇到的那个小水鬼?他突然出现在这儿干啥?

这个小水鬼当时害我,是因为有怨气,而且,后来江雨蝶出现劝了他,他就收手了,所以,我感觉他也不算啥恶鬼。

他碰见这俩鬼差,肯定不会有啥好下场,我冲着他就喊道:“你就是东队赵家的娃子吧,你赶紧跑,他们是鬼差!”

那小水鬼扭头朝这边看了一眼,脸上露出了个诡异的笑,果然就跑了。

一条胳膊的鬼差一看,回头冷了我一眼。他说道:“想跑,没那么容易!今天晚上收获还真不小啊,这娃子抓过去估计也能值几个钱的,你看好张阳,我过去看看!”

旁边那鬼差点了点头,从他手里接过那青铜钩子。恶狠狠地盯着我。

估计这个鬼差是个新手,被那一条胳膊的老油条给耍的团团转,估计,他早晚得让那一条胳膊的鬼差给坑了。

等那一条胳膊的鬼差追得看不见了踪影,我就听见旁边的林子里好像有啥动静,我以为坟地里头的阴魂又出来了呢。可仔细一看,发现江雨蝶就站在旁边的树底下。

“江姐姐,是你啊!”我惊讶道。

“没错,是我,姐姐来救你!”她说道。

然后,她直接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。

那鬼差盯着江雨蝶,甚至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……你是哪个,还不快束手就擒,否则,别怪本鬼差不客气!”

江雨蝶看着那鬼差一笑,她说道:“你一个小小的鬼差,还敢跟我不客气吗?你就不怕。我动动手指,叫你魂飞魄散?”

“我……我可是鬼差,你动我试试!”那鬼差的腿都在抖了,看起来是被江雨蝶给吓着了。

“鬼差又怎么了,据我所知,就算是我真把你给打得魂飞魄散。也不会有人管的!你们阴间的鬼差那么多,你又不是个正式的鬼差,没了一个你,上边也查不下来的吧!”江雨蝶说道,她走已经走到了我这边。

说实话,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霸气的江雨蝶。

“你……你别过来!”鬼差结巴着说。

“你放了你手上的人,我就饶了你,一命换一命,这很公平!”江雨蝶说道。

不过,江雨蝶的话音才罢,另外一边就传来了一条胳膊那鬼差的声音,他说道:“哟呵,我这今天晚上是走狗屎运了吗,刚抓了两个,这又来一个漂亮的美人儿?”

鬼差的手上提着个小孩子,被一条青铜锁链给捆得死死的。

江雨蝶一看,她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说道:“我不是让你往河里跑吗,你怎么这么快就被他抓了?”

那小孩委屈的说不出话,被绑着,也动不了。

“笑话,我做了十几年的鬼差,追命的绰号可不是白来的,就这么一个小毛孩子我都抓不到,也甭混了!”一条胳膊的鬼差很得意地说道。

江雨蝶回过头去,盯着那鬼差,说道:“是吗,都十多年了,那我今天就帮你早点儿结束!”

她说完话,原本还很美艳的江雨蝶,这会儿突然变得狰狞起来,周围阴风阵阵,她冲着那鬼差扑了过去。

鬼差的脸色也变了,他一把丢掉那小孩,一边跑,一边往自己的口袋里摸索着啥。

我有点儿不祥的预感,冲江雨蝶喊道:“江姐姐,小心!”

这话喊出来,江雨蝶已经冲过去了,那鬼差从口袋里摸出来了一块巴掌大的木牌,冲着江雨蝶就打了过去。

江雨蝶好像没料到这个,听到我的提示。已经晚了。她果然被那东西给伤到,倒飞出去几米远,摔在山茱萸树上,又掉在地上,肩膀上还哧哧地冒着青烟儿。

她伤的不轻,小水鬼喊了一声:“姐姐!”

江雨蝶捂着自己的肩膀,她紧紧地咬着牙,还是站起来,朝鬼差那边走去,我冲着她喊道:“江姐姐,你快走,别管我了!”

那鬼差的确不是江雨蝶的对手。但是,他手上的那个桃木令牌应该是阴间的东西,太厉害了,只要有那东西在,江雨蝶是斗不过它的。

“除非我魂飞魄散,否则谁都不能带着你走!你别忘了。你答应我的事情,还没有帮我问呢!”江雨蝶说道。

没错,我是答应过帮她问啥时候能入阴的事,还没来得及帮她问呢。

“还是个死脑筋的,不过,我喜欢,不如这样,你从了我,我没准就能放了那小子!”一条胳膊的鬼差,一脸猥琐的说道。

他说完,拿着那块桃木令牌,冲江雨蝶扑了过去。

刚才吃了亏。江雨蝶不知道咋对付那桃木令牌,连连后退。

“别走啊,我说了,你乖乖的就范,我能放了那小子的!”鬼差追着江雨蝶说道。

“滚!”江雨蝶骂道。

越是这样,那鬼差越是紧追不舍,他越追越近,眼看着就要把那块桃木令牌给摁到江雨蝶的身上了,不过,就在这时候,那令牌却毫无征兆的冒烟了,鬼差被烫的惨叫了一声,手忙脚乱的丢掉了那个令牌。

江雨蝶本就愤怒,可是,准备动手却还没有动手的时候,只听得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鬼差毫无征兆地倒飞了出去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