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城隍任令状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五十五章 城隍任令状

2017-12-08更新

这一巴掌打得十分干脆,那一条手臂的老鬼差重重地摔到地上,又拖出去很远,掉到下边的自留地。

他爬起来的时候,还捂着脸,脸上都冒青烟儿了,还真被抽的不轻。他疼得龇牙咧嘴的,四下一看,却不知道是谁,暴怒不已,破口大骂:“谁他娘的打老子,给我出来!”

很显然,刚才出手的并不是江雨蝶,因为在那种情况下,江雨蝶被逼的根本没有办法动手,她不可能那么快。

一条胳膊的老鬼差攀着旁边的石堰,好不容易爬上来,刚刚一抬头。就又是一巴掌。

这比刚才那声更加清脆,打得更加清新脱俗。

老鬼差又一次被抽得倒栽下去,摔了个狗吃屎,爬起来的时候,我看他的鼻子和嘴都被打歪了,一看就叫人忍不住笑。

就连我旁边那鬼差。瞅了他一眼,也指着他笑了起来,他说道:“大……大哥……你那鼻子,还有嘴,咋都歪了呢……”

他笑得直不起腰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我心说,这鬼差心也够大的,自己同伴都被抽成那样了,他还有心思笑,是不是脑袋缺根弦啊?

我们几个笑,还不要紧。连我旁边的鬼差也这么笑,老鬼差一下子就怒了,他再次从石堰底下爬上来,骂骂咧咧地就过来了,一直到这时候,我旁边那鬼差才想到自己那么笑好像过分了点儿,赶紧绷住了嘴。

老鬼差过来就是一脚,踹得我旁边的鬼差在地上打了个滚儿,他又一脚冲我的肚子上踹过来,那股狠劲,肯定是因为刚才被莫名其妙的连抽了两巴掌,他这是想发泄呢。

不过,他还没有沾到我一点儿,自己倒是被踹了一脚,我清晰地看见,他那肚子上凹陷进去一块儿,然后,又是摔在地上拖出去很远。

这次,他连爬都爬不起来了,他咬着牙骂道:“卧槽你大爷的,谁他娘的踢老子,有种给老子出来!”

其实,到这儿,我已经猜出来了。

除了我师父。恐怕别人也不会有这种本事。

我看着鬼差说道:“你真想他出来?”

老鬼差瞪了我一眼,骂骂咧咧道:“赶紧叫他娘的给老子滚出来,妈的,老子今天非扒了他的皮,抽了他的筋,叫他……”

鬼差说到这儿的时候,刚才还满是愤怒的那张脸,一瞬间变成了笑脸,十分谄媚的那种笑。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因为他的面前出来了一个人,一个穿黑色道袍的背影。

“叫他怎么样呢?”那人问。

“叫他魂飞魄散……不不不……叫他好好的享受,我给他捶捶背,揉揉肩!”老鬼差从地上爬起来,脑子还没有彻底转过来,又连忙趴在地上,给这个穿黑色道袍的人磕头。

其实,看这个背影我就已经知道了,这不是别人,就是我师父。

他可算来了!

师父回头,看了我一眼,本来准备给我摆摆手,要打招呼,可是一看我身上还钩着个青铜钩子,脸色一下子变了。

他回头,看着那鬼差,冷冷地问道:“谁做的?”

师父刚问出这句话,我旁边那鬼差就爬了起来,他一手握着那青铜钩子,一手还抽出了一把青铜匕首,对着我的脖子。冲着那边吆喝道:“你……到底是谁,胆敢来劫我们鬼差押解的阴魂,我劝你不要再动了,否则……我……现在就让他魂飞魄散,让他连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!”

没想到,他竟然不认得我师父。

不过。他这么做,吓得那老鬼差脸都绿了,他冲着那边嚷道:“小赵,你干什么呢,赶快把家伙放下!”

我旁边这鬼差却并没有放开,他说道:“大哥。你别怕他们,他们都很在意这个人的魂,肯定不敢轻举妄动,等会儿咱们还得拿他的魂去换钱呢,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!”

我心说,这鬼差还真是脑袋缺根弦啊,连这个都说,还是当着我师父面说的。

这话说出来,我估计那老鬼差死的心都有了,他张了张嘴,啥话都没能说出来,一下子趴在地上。只能给我师父磕头求饶了。

“喂,大哥,你干什么呢,赶紧过来,他不敢动你的,怎么那么小胆儿呢?”我旁边这鬼差还这么说道。

那老鬼差口中暗骂了句脏话。看着我师父谄媚的笑了笑,爬起来就朝这边跑了过来,他一把夺过我旁边这鬼差手中的青铜匕首,冲着那鬼差的眉心处就戳了过去。

不过,那青铜匕首没有沾到那个鬼差,而是戳到了一半,就掉在了地上。

师父也已经出现在这边,没看清楚,但青铜匕首肯定是他给打掉的。

“你好大胆子,在我面前,你还想灭掉一个鬼差?”师父怒道。

“大……大人息怒,像他这种不好好干活,就想着捞赏钱的鬼差,那就是咱们阴间的老鼠屎,他就该死啊,我……我绝对不能让他这种狗东西败坏了咱阴间鬼差的名声!”老鬼差说着,还硬是撑出了一脸的正气来。

“不对吧……大哥,是你说的,抓了他不回阴间,你知道一个地方,能换五倍赏钱的,怎么又赖我头上了呢?”我旁边那鬼差说道。

“喔……五倍赏钱呢,那是个什么地方呢?”我师父也装作好奇的样子问道。

“这我也不知道啊,都是我大哥说的!”旁边鬼差指着老鬼差说道。

师父一笑,回头盯着那个老鬼差,问道:“话都到这里了,你还想狡辩吗?”

那老鬼差又跪了下来,一直磕头。

师父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这个人是我徒弟,这一点,暂且不说!他阳寿不到,你就提早勾了他的魂,这是鬼差该做的事吗?此外,你还要拿他去换五倍的赏钱,这个罪名,就算是磕头磕到魂飞魄散,也无法弥补!”

“大人饶命啊,我……我知道错了!”老鬼差一边磕头,一边求饶道。

“喂……大哥,你干嘛老是向他下跪呢,他……到底啥人啊?”旁边那鬼差还在一脸迷茫地问。

“卧槽,你不要再说话了好吗。赶紧跪下,大哥我求你了!”老鬼差都快要哭了,摊上这么个小弟,也的确算他倒霉的。

那个鬼差“哦”了一声,也给我师父跪了下来。

师父不去理会他们,而是走到我的面前,看了一下我肩膀上的口子,立刻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颗黑色药丸,给我服下去。

服下之后,就感觉浑身暖洋洋的,肩膀上的剧痛也减轻了不少。

师父跟我说道:“你忍着点儿!”

我点头,然后。师父一把将那青铜钩子给取了出来,倒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,估计是师父给我吃的那药丸的作用。

说实话,我没想到师父这个时候能回来的,因为他说要去阴间办很重要的事,那事跟我爷爷还有关系。多则四五天,少则一两天。

想到这儿,我就问道:“师父,你咋知道我被他们给勾了魂的?”

师父叹了一口气,看着我一脸无奈的说道:“徒弟啊,以后你要是大半夜听到啥,不要那么好奇,实话跟你说吧,你家的院子是你爷爷亲手布置的,有风水大阵,你只要不出你家那个院子,他们这种鬼差也勾不了你魂的。这次还真是算你走运。我的事提前办完,从阴间回来,刚好从这儿路过,给撞见了!”

其实,我开门看到那两个鬼差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,可是,那时候已经晚了,我真不该开门外头看的。师父这么交代,我赶紧点头,表示一定牢记师父的教诲。

不过,之前听他说去阴间办爷爷的事,我倒是有些好奇,就问道:“师父,现在能告诉我啥事了吗?”

师父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从袖口里边掏出了一样东西,像是黑颜色的绢布,上边还有文字,可就是看不懂,好像是阴文。

“这就是你爷爷的任令状,新一任的城隍爷就是他。我刚回去的时候,任令状就下来了,正好给带过来!”师父说道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