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爷爷的回忆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五十二章 爷爷的回忆

2017-12-07更新

“你姥姥来咱村讨饭,确实是六几年的事儿。大冬天的,你姥姥刚走到你杨爷爷家大门口就晕到那儿了,你杨爷爷把她给救了,你姥姥也没处去,后来,就跟了你杨爷爷。你说那要饭的事,是七几年的事了,其实,是因为你姥姥怀了你妈!”爷爷说。

果然,这事的背后还真有隐情,不过,我爷爷这么说,我就更想不通了。

我就问:“爷爷,既然我姥姥怀了我妈,为啥还得要饭,还要夹生饭呢?我记得杨爷爷说过,夹生饭叫死人饭啊!”

虽然那年月都穷,但是,也不至于连口饭都没得吃啊。

“啥球死人饭,夹生饭。夹生饭,不就是家里的人能生,能吃饭的意思。其实啊,当时是你杨爷爷给算出来了,你姥姥肚子里怀的娃子有问题,是个死娃子!”爷爷压低声音说道。

这让我十分的惊讶,要是这么说的话。我妈当年竟然也是个死婴,好像跟我的事如出一辙。

“为啥呢?”我问。

“具体啥原因,那谁知道呢,不过,你杨爷爷以前在外边当过算命先生,他们这种人泄露的事太多,五弊三缺。根本就不会有后。五几年他在外边跑江湖,认识过一个女的,俩人打算过结婚,但是,才不到半年,那女的就得怪病死了,听他说那女的死时候满身烂疮。吓人的很。从那以后,他就再没找过,他是六三年来咱村的,当时跟你爷爷我差不多年岁,还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他能掐会算,又能干活不怕苦,不少人家跟他说媒,他都没同意,他是怕害了人家闺女。”

“一直拖到六几年,你姥姥来咱村,本来他也怕,但是,偷偷摸摸地过了一段时间也没出啥事,他就把你姥姥给留下了。你姥姥她家那村里比咱村还偏,那年山洪下来,家人全都给冲没了,就她一个人跑了出来,她也没处去,你杨爷爷对她也好,她就留下了。”

“怀上你妈那是七五年的事了,你杨爷爷算出来你姥姥肚子里会是个死孩子,找着我喝了大半夜的闷酒,他最后说他有法子了,就走了。你也知道,他会一些那种本事,他那法子就是让你姥姥出门讨饭,要是能讨到一碗夹生米饭。她肚子的孩子就能活,讨不到,大人孩子都会没命。”

“那后来呢?”我问道。

“唉……那时候特殊时期嘛,咱村里没地主,斗不了,你杨爷爷就特别的不受待见,被拉到大队院批斗了好几回,那时候,谁都不愿意跟你杨爷爷打交道。再加上几年收成不好,别说米了,就算是咱村能种的玉米小麦啥的都紧张。你姥姥挺着个大肚子挨家挨户地磕头要饭,没一个人给,也可能是那种做法太怪了,村里人都传说,谁给她一口夹生饭,那家里就得少一口活人饭。”

“少一口活人饭,那是不是就是家里会死一口人?”我问道。

“是这个意思,唉,你姥姥那时候可怜很,本来,我想着给她一碗夹生米的,咱家经济不好,但一碗米饭还是能凑出来的。可是,我过去给的时候,你姥姥是不管咋着也不要,她说,你杨爷爷交代了,不管要谁家的米饭都行,就是不能要咱张家的夹生饭。”爷爷叹了口气说道。

“那到最后也没要来饭啊,我姥姥后来咋办了?”我问。毕竟,后来我妈还有了我,不可能说我姥姥和我妈都没有保住。

“后来你姥姥就没了!”爷爷抽了口烟袋说。

“啥,我姥姥没了,那我妈还有我咋来的?”我疑惑道。

“这我还真不知道,就是你姥姥没了那第二天。你杨爷爷把我给喊了过去,叫我想想办法,把他闺女给送出去。”

爷爷抽了口烟,继续说道:“我当时就想了,你姥姥都死了,他还哪有啥闺女?谁知道,他从屋里抱出来个刚出生的女娃子。人虽然小,但看着就跟你姥姥像。我当时也问他了,你杨爷爷也没说孩子到底咋生出来的,就求我帮忙,让我把孩子送出去。因为,你姥姥和杨爷爷好上,也没走啥正规的路子。结婚证都没有领,这又无缘无故多出个孩子来,他怕还会被拉出去游街。”

我点头,问道:“那你真把我妈给送出去了?”

“是啊,咱家也穷,多一张嘴那都养不起,我就拿小褥子裹着你妈,找了外村的一户有点儿钱的人家,那家人姓何,我看那家人不错,就给送了去。”爷爷一边回想,一边说。

“那后来我爸跟我妈成了一家,又是咋回事呢?”我是越问,就对那年代的事越好奇了。

“你爸跟你妈的事。那也算是巧了。你爸年轻时候啥样,你也听说过,我都管不住他,成天就知道喝酒打牌干架,不正干,找不来媳妇。后来,你杨爷爷说了一嘴。他说,外村姓何那户人家的闺女也没婆子家,不行就给说说看。”

“我一听,他这话在理啊,你奶奶催的也紧,我就出去了。当年给他家送闺女,那家人感激,也没咋说,人家就同意了。其实,也怪了,你爸结婚以后,就跟变了个人似的,以前的坏毛病啥的都改了,他可听你妈的话了,干活也很卖力。就是你奶奶那急性子,老想抱孙子,可你妈偏偏又一直都没怀上,就有矛盾了。”

“后来,你爸受不了你奶奶,就跑出去打工了,其实,那时候你妈就已经怀上你了,才一个月,就是让你杨爷爷一算,他说那孩子怕是难生下来,因为,有人暗地里一直都在盯着,怕会出事。”

爷爷又装了一锅烟,继续抽了起来,他继续说道:“你杨爷爷说还有鼻子有眼的,我心里头也担心,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,再没了,那可咋办。所以啊,那段时间,你妈走哪儿我就跟哪儿,她去河边洗衣裳我也跟着,她去锄地我也跟着,几乎是寸步不离。就是这些事,看到别人眼里头,那都成了茶余饭后的闲话了。”

“你奶奶喜欢出去跟人瞎唠,一出去那些村里的老婆子就跟她瞎说,一来二去,你奶奶的怨气就大了。那不,后来还跟你舅爷说了,你舅爷来找我谈话不成,还找了几个人还把我给打了一顿。但是,他们打归打,我不能不管你妈啊。我该是咋样还得咋样,要是她出啥事了,怕是咱们张家就断后了。”

“你奶奶倒好,见我软硬都不吃,你舅爷也制不住我,就想方设法找到了你爸在外边干活那地方的电话。三天两头的就到村委打电话,给你爸倒苦水,说我跟她儿媳妇好上了,说你妈就是狐狸精,再不回来,他男人就要被儿媳妇给吸干了,你说她这气人不气人?”爷爷说到这里还有些气愤。

我奶奶这人确实难缠,不过心不坏,我就说:“我奶奶不明白。你咋不跟她说说呢?”

爷爷直摇头,他道:“咋会没说,我咋说她都不信,说我叫狐狸精迷了,好好一个老实的老头,变得油嘴滑舌,你看。那都没法交流嘛!”

也怪不得,后来爷爷跟我奶奶都分屋子住了。

“那时候,你爸实在是熬不住你奶奶天天打电话催,才出去几个月就回来了。”爷爷说道。

“才出去几个月啊,我听外边都说,我爸出去了两年呢!”

“啥球啊,那都是他们瞎说的,说闲话看热闹不嫌腰疼。你爸回来那天,跟村里头几个混混喝了点儿酒,加上你奶奶添油加醋,吆喝着要剁了你妈。但是,他说是那么说,一直都没动手,后来。也不知道咋回事,你爸那脸突然扭曲了,头上出了一层子冷汗,脸一下变得刷白,一句话不吭,上去就给了你妈肚子上一脚,当时,你妈都倒在了地上,流了可大一滩血,人当场都不中了。”

爷爷说到这个时候,脸色不好看,可见当时那一幕有多么触目惊心。

“爷爷,你觉得那事在我爸,还是有别的原因?”我问道。

爷爷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这我也不清楚啊,说实话,我这些年一直都在查这事,可就是没一点儿线索。后来,我听你爸跟我说过,他后背上有个啥手印一样的东西,是那种东西起的作用,有人给他下了咒。”

我点头,说道:“是啊,我见过我爸后背上那东西,看着像一个小孩的手印。”

爷爷也是点头,他应该也见过。

我想了一下,问道:“爷爷,你觉得那会不会是杨爷爷干的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  • 发表评论
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