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鬼差被杀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五十章 鬼差被杀

2017-12-06更新

白影落地,渐渐地成了人形。

能够看出来,是个女的,只是她躺在那里毫无动静。

这次,老烟杆伤的更重了,他直接喷出了一口黑血,也没有办法再撑着自己的躯体,摔在了地上。

他的胸膛上还插着那把连阴锥,如果只是个普通人,这种程度恐怕早就没命了。

他咬着牙,抬手将自己胸膛上的连阴锥给拔了下来,也就是在他拔下来的那一刻,他浑身一软,倒在地上,彻底没了动静。

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师父也停了下来。

师父看着老烟杆,叹了口气说道:“他把自己的魂魄给钉在了躯体上,又强行把小甜的魂魄给打出了自己的躯体。没错。被吞噬掉的魂魄,也只有这种办法才能重新分离!”

到最后,杨爷爷还是放了小甜。

躺在地上的白影,不是别人,是小甜的魂魄!

我心中不由得一阵的激动,往那边看去。渐渐地,那白影的模样越来越清晰,我也看清楚了,她是小甜,她的魂魄还在!

没多想,我跑了过去。

小甜的魂儿躺在地上。没有任何的动静,我有些担心。这时候,旁边传来的还是老烟杆的声音,他说道:“阳娃,我……我对不住你,这女娃子的魂没啥事儿。就是被用掉了一些阴气,休息几天,你师父就能帮她还魂。”

我把小甜给扶起来,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老烟杆的躯体还倒在地上,刚才说话的不是他本身,而是他的魂魄。

他的魂魄要比我和小甜的淡一些,应该就是缺了一魄的原因。

我点了点头,其实,这样的杨爷爷,我有些不太相信那么多事情都是他做的,我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杨爷爷,那些事都是你做的吗?”

老烟杆微微一笑,他说道:“是啊,都是我做的!”

他竟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了下来。

“为啥呢?”我问道。

他却摇了摇头,缓缓地说道:“阳娃,这种事没有为啥,做错了就是做错了,不管是为了啥,你杨爷爷我不是啥好人,我……我还差点儿害了我的亲外孙……”

他有些哽咽,说不下去了,摆了摆手。

我抬头,看着那边的师父。师父却对我摇了摇头,他说道:“那边已经安排好了,鬼差就在来的路上,徒弟,你看到的只是他的一面,他害死了你们这里前一任的土地爷,还通过某种特别的方式当上了城隍,他的罪,不可饶恕!”

“对啊,阳娃,别为难你师父!”老烟杆说道。

五六分钟之后,院墙外边传来那种呜呜的风声,听起来很凄凉,就跟鬼哭一样。紧接着,两扇大门吱呀一声开了。

前前后后,一共进来了六个黑影,看不清楚他们的面貌。只能看到,为首的那个比其他的黑影都要高,差不多都快高出一头了。

它们手上拿有手腕粗的那种青铜锁链,是手镣脚镣。

这些肯定就是师父所说的鬼差,它们是来抓老烟杆走的。

鬼差进来之后,看到我师父,连忙过去给我师父跪下磕头,磕过头之后,双手举过头顶作揖,还说道:“参见……”

才说了俩字,师父抬手,阻止了他们。

“你们忘了,这里是阳间,不要坏了规矩!”

几个鬼差。这才知道错了,吓得连忙继续磕头,师父则跟他们说道:“去吧,办你们该办的事!”

几个鬼差走过来,脚下一点儿声儿都没有,在它们给老烟杆戴镣铐的时候。那高个子鬼差瞅了我一眼。

这一眼,那鬼差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变,他示意那几个鬼差先别动,偷偷地跑到我师父旁边,跟他低声说了啥。

师父瞪了他一眼,那高个子鬼差吓得又跪在了地上。

“我说过。你们只管办你们该办的!”师父厉声说道。

“大……大人,您息怒,不……不是啊,我刚看了,他……他阳寿早就已经到了,都多活十八年了,这种事不……”

“他是我徒弟,你要把他也带走吗?”师父直接这么问道。

“啊……徒弟?大人,他好像已经没几天活头了,您收那么一个徒弟干什么,要不大人……您看看我咋样?”

那高个子鬼差的话倒是多的很,有点儿叫人讨厌。

“滚!”

师父怒了。但还没咋样了,那小鬼被吓得脸色都变了,赶紧抽了自己几耳刮子,跑了过来。

这些话,我都听见了,我算了一下。按照之前老烟杆推演的生辰八字,我的生日的确已经快到了。他说过,我活不过十八岁,我总觉得悬乎,可是,现在就连这个鬼差也看出来我的寿限快到了,这恐怕就不是假的!

那高个子鬼差过来,瞅了我一眼,那眼神怪怪的,发现我在盯着他,他又冲着我一个劲儿的赔笑。

它们几个鬼差,给老烟杆戴上了脚镣手镣,老烟杆离开之前,对我说了一句话:“阳娃,记住,一定要好好的活着!”

我点头。

旁边那高个子鬼差听到这句话,倒是嘟囔了一句:“活个屁,没几天了。”

老烟杆瞪了他一眼,旁边另外一个鬼差冲老烟杆呵斥道:“看什么看,等会儿路上有你好受的!”

六个鬼差押着,老烟杆离开了这个院子。

很快,他们消失于夜色深处,师父看着,说了一句:“平时都是两个鬼差,这次六个,他算是特殊待遇了!”

“师父,他被带去阴间,会咋样?”我问道。

“具体会怎么样,现在我也不确定,他的案子很重要,需要阴间三司会审之后,才会有结果。”师父说道。

老烟杆被带走了,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我爷爷的问题了,他被拖进了那个屋子里,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儿动静,也不知道咋样了。

这时候,我师父也在看着那个屋子,他好像有些出神。

“师父,能不能帮我……救我爷爷?”我问道,我觉得我师父有这个能耐,只是,我搞不懂。他知道我爷爷有危险,却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出手。

师父一笑,他说道:“你爷爷不用我救,他自己能出来。我不进去,是因为,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想捅破,没准,不捅破反而是好事!”

这句话说的很深,我不太明白。

师父这捅破不捅破指的到底是啥呢?

不过,既然师父都说我爷爷没事了,我也就不那么担心了,毕竟。师父是个能够靠得住的人,他的话也有分量。

想到这儿的时候,那间屋子方向传来了轰隆一声,好像是啥东西塌了。我看了师父一眼,师父好像也觉得不对劲,他朝着那个屋子走去。

这时候。外边突然刮来一阵阴风,在院里一阵缠绕。

然后,大门开了,一个黑影连滚带爬的跑进了院里。进来之后,他还慌慌张张地关了大门,四下看了一下,看到我师父的时候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。

到他跪下来,我才看清楚,他就是那个高个子鬼差,还少了一条胳膊,肩膀那地方正哧哧地冒着青烟儿。

他慌慌张张地说道:“大……大人。有人劫走了杨天化,其他鬼差都……都被杀了!”

我以为事到这儿就完了,没想到竟然有人劫走了老烟杆,谁做的呢?

难道,老烟杆的背后还有其他人?

不过,我师父倒是没有那么意外的样子,他只是微微地点头,说:“好了,我知道了,这个你拿着,记住刚才发生了什么,去阴司汇报!”

师父丢给了那鬼差一颗药丸一样的东西,跟我爸的那种药丸有些像。

鬼差接住,谢过我师父,慌慌张张地吞了下去,过了有半分钟,他就好了一些,那胳膊上不再一直冒青烟儿了。

等那个鬼差走了,师父又把目光放在那个屋子上。

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,好像鬼差被杀,老烟杆被劫走,根本不是啥要紧的事情一样,又或者说,这个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?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