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鬼差勾魂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五十三章 鬼差勾魂

2017-12-08更新

爷爷抽了一口烟,摆了摆手,说道:“我觉着不老像是他啊,你看,一个是他的亲闺女,闺女的肚子还有他的外孙,虎毒还不食子呢,他能下得了手?”

“也是啊!”我说。

爷爷的话有道理,老烟杆被鬼差抓走,然后,鬼差被杀,老烟杆又失踪,表面上矛头全都指向了老烟杆,可越是这样,越可疑。这些看起来很刻意发生的事情,好像都在努力地掩盖着事情的真相,还有真相背后的那个人。

如果真的是我想的这样,老烟杆很有可能只是个替死鬼。不过,我想不明白,为啥他会心甘情愿的做个替死鬼!

不知道爷爷这里会不会有答案,我就只能试试看。

“爷爷,要这事不是杨爷爷干的,您觉得会是谁?”我问道。看着爷爷。

爷爷正在抽烟,好像是被烟油子给呛到了,他咳嗽了几声,也看了我一眼,他说道:“那谁知道啊,咋了。你还想着是你爷爷我干的?”

我没想到爷爷会这么说话,连忙说道:“哪有啊,我就是觉得奇怪。”

爷爷瞪了我一眼,他说道:“你和你妈是你杨爷爷的外孙和亲闺女,那你还是我亲孙子,你妈还是我儿媳妇呢。我会动你们?”

看来,最近的事真是把我给整懵了,我咋能怀疑上我爷爷头上呢?

这事不适合再聊下去,因为我觉得,即便当年是我爷爷做的事,又或者说是他跟我杨爷爷一块干的这事,我也相信他们肯定有自己的苦衷。

跟我爷爷又随便聊了些其他的,我就过去,按照师父的交代,把那种药丸化成水,给小甜喂了下去。

弄好之后,我出去,看爷爷在门口看着。

说实话,我很好奇,小甜究竟是爷爷从哪找来的,我就问了他。

爷爷一愣,说道:“她不是我找来的啊!”

“啥,不是您?”我问。

“你想知道这个事啊,你等等啊,我去屋里给你找一样东西,你看看就明白了!”爷爷说着就去屋里了,差不多翻了有四五分钟,他从屋里出来,手里拿着一个信封。

“这是啥?”我问。

“你自己看看!”爷爷示意我把信封给打开。

我打开信封看了一下。里边就一张照片,也没别的啥。拿出照片一看,我就是一愣,照片上就是小甜,角落里有个时间,是前年拍的。

“你再看背面。”爷爷提醒。

我反过来,发现上边有两行字,蓝色圆珠笔写的,估计是时间长受潮了,字都晕开了,不过,还能辨认。第一行是个地址,那地方我知道,离我们学校不远的一处公寓。第二行,是一行数字,应该是一串电话号码。

“收到这封信,我当时就觉得,这事跟你有关,就按着这上边的地址去了市里边一趟,到那儿之后也没见着别人,就她一个人。我一瞅见她,就明白了,这女孩命理跟你很配,有人这么安排,那是想要救你。我问她,她却啥都不知道,说她等会儿要去上课,我问她去哪个学校,她说了,就是跟你一个学校。”

这么说。小甜自己应该真不知道这事,小甜也不是我爷爷安排的,我爷爷只是知道有这件事罢了。

“你都知道了,这信你就收着吧,没准哪一天还能找着这个暗地里帮你的人。”爷爷跟我说道,他说完点了一锅烟抽着。就去劈柴了。

照片背面有电话号码,我用小甜的电话拨了一下,竟然是个空号。

还以为输错号码了,对照了一遍,没有错。

没过多大一会儿,王建国慌慌张张的来了。他到大门口,还没开口说话,看到院里劈柴的我爷爷,吓得脸色都变了,我直接跟他说:“我爷爷好好的,不是鬼!”

“他……他不是都已经埋了……”

“是埋了,不过,他也是叫人给害了,现在已经好了,跟你家二丫那种事差不多。”

我这么说,王建国就懂了。

不过,他还是看了看我爷爷的脚底下。估计是看看我爷爷有没有影子。

我爷爷故意露出了一脸阴冷的笑,吓得王建国一句话没说出来,就从我家院里就跑了出去,爷爷也真是的,我无奈的看了看他,王建国在外边跟我打招呼。让我出去说话。

我出去,问他咋了。

他说道:“老烟杆家里着火了,房子啥的全都烧没了,他家后边那块玉米地也被啥东西给毁的不轻,村民们正在村委门口闹呢,我这也是翻后窗户跑出来的!”

我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,可能是昨天晚上走的时候,火星子啥的没处理干净,但是具体啥事,我不能跟王建国说。

我想了想,对他说道:“舅爷,昨个儿夜里头,杨爷爷家里闹了不干净的事儿,老吓人了!”

“啥,你那杨爷爷不是死了吗?”王建国问。

“唉,他的事一句两句说不清,总之你别管就是了。村民们闹,是因为玉米被毁了,肯定也没有全毁掉嘛,你想想办法,带人过去算算,给他们适当的补偿点,不就没事了吗?”我这么说道,王建国家里还是很宽裕的,这点钱,他拿得出来。

王建国想了想,说道:“也行,我这就回去!”他走的时候,还轻声地问了一句:“你爷爷他真没事了,我咋看着怪怪的?”

我也没回答,只是给了他一个神秘的笑。

他立马就走了,不敢在我家多待。

不大一会儿,我就听到了村里头的大喇叭广播,说那事是昨天夜里头风大,是自然灾害,他作为村长,会按照损失给大家补偿。

除了这个之外,白天也就没啥事儿了。

我爸和我爷爷,俩人也不说话,就一个劲儿的劈柴,也不知道我爸把我妈的魂给藏哪儿,昨天晚上回来到现在都没见过。

师父去阴间办事。一天都不见踪影,到了晚上,一切就更加平静了,可是这种平静却让人感觉有些心慌,那是一种难以压抑的心慌!

一躺下,我就会想到那个高个子鬼差的话,我会不会真的没几天活头了吧?

说不怕,那是假的,但更多的是不舍。

想着想着,也不知道啥时候就睡着了,不过,到半夜的时候。我尿急,起床撒尿,听到外边有人喊我的名字。

“张阳……张阳……”

一边喊,还一边念我的生辰八字。

我心想,谁这么无聊,大半夜的在外边念我的生辰八字。有些诡异,我也有些好奇,开了大门往外边看。

门外头有着两条黑影站在那儿,看不清楚他们的脸,却能够感觉到它们的阴森恐怖。

我知道,有麻烦了,扭头就想要往院里跑,可是一步都跑不动。不知道啥时候,我的手脚都已经被套上了沉重的青铜镣铐。

“爷爷,救我!”我大喊,知道这是被勾了魂!

旁边那个黑影,一把揪住我的脖子。他说道:“行了行了,省省劲儿吧,不用喊了,你喊了他们也听不见的!”

我一听这声音熟悉,瞅了一眼,竟然是昨天晚上断了一条手臂的鬼差。

“是你?”

“没错,就是本鬼差大人!你这个死人,留在阳间这么长时间,早该去那边了!”那鬼差得意的笑着,他那张脸惨白惨白的,笑起来更难看。

“你知道我师父是谁,还敢动我?”我道。

“怎么就不敢动了,我不过是照阴律办事,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。倒是他,无故维护你这么个死人,才算是坏了阴律!”那鬼差冷哼一声说道。

其实这鬼差说的也没错,我师父刚到我们村的时候,也准备勾我的魂来着,也不知道我这么认了他做师父,会不会连累了他。

“少废话,赶紧走,到了那边,你去你该去的地方,我去领我该领的赏钱,咱们互不相欠!”鬼差说道。

“我不会跟你走的!”我说道,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带走,即便是我寿限快到了,可现在还差几天呢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