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棺材木面具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四十七章 棺材木面具

2017-12-05更新

我估摸着老烟杆说的也不假,爷爷一定是被困在了某个地方,要不然,这些天出了这么多事,他不会一直躲着不出来的。

按照此前的推测,小甜也是爷爷安排在我身边的,而且她的存在对于我来说很重要,小甜都出事了,爷爷不可能只是藏在某个地方静静地看着而不为所动。

“那是啥地方?”我问。

“阳娃,你问那么多干啥,就算你知道了,又有啥意义,你啥都改变不了的!”老烟杆说道,这个时候,我爸已经把院里那几个小鬼给干掉了,他满头大汗地冲进屋里边,正想要救我,却看到了老烟杆。他也很吃惊。

只要老烟杆在,我爸就有危险,我冲着他喊道:“爸,你别管我,赶快离开这儿,找到我师父!”

“来都来了。还想走?”老烟杆冷冷地说道。

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摸索了几下,摸出来十几张黑色的符纸,放在那烛火上一烧,他口中念念有词,青烟几缕,缠绕而去。

我从窗户往外边瞅了一眼。发现外边地面上的一滩滩黑血有动静,好像里边有啥东西正在蠕动着。

也就是分钟不到的工夫,黑血当中的东西就爬了出来,跟刚才我爸干掉的那些戴面具的小鬼一样,而且数量还比刚才还多,我爸这会儿想走。也根本无路可走。

外边的夜空,电闪雷鸣,忽明忽暗之间能够看到乌云涌动。

我也有些担心,也不知道师父现在咋样了。

我爸朝着院里冲出去,而老烟杆一把抓住我的脖子,将我的魂魄提到了半空中。正在此时,他身后的那个脸谱小鬼竟从袖口当中抽出了一张黄符,冲着老烟杆的后脑勺上就贴了过去。

这时候的老烟杆,完全没有任何防备!

当然,这也一样出乎我的意料,老烟杆能有替身,为啥我师父就不能呢?我觉得,在这一方面,我师父的造诣绝对在他之上的。

师父那一张黄符贴上去,滋滋啦啦地直接冒烟了,老烟杆的脸色瞬间变成铁青,额头上的青筋都蹦起来,冷汗也下来了,他那整张脸都变得愈发扭曲。

而他后边那个贴了他黄符的脸谱小鬼,也抬手缓缓地卸下了自己的面具。

这一幕跟刚才老烟杆的现身如出一辙,但是,师父这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确实在老烟杆之上。

果然,我想的没错。面具之后,就是师父那张帅气的脸,他冲我笑了一下。

老烟杆倒在地上,抱着脑袋来回打滚抽搐着,不过,他一阵挣扎之后,竟一咬牙,一把将自己后脑勺上的黄符给撕了下来。

滋啦一声。

我甚至感觉,他那一块头皮都被他给生生的撕了下来。

他把那张黄符攥在手里,整张脸都在颤抖,他似乎愤怒到了极点。

可是,他从地上爬起来之后,竟一下子躲在了两只脸谱小鬼的后边,那黄符在他手里边,渐渐地开始冒烟,最后,完全变成了灰,被一阵阴风吹散。

师父过来,则是不紧不慢地扶住了我,他说:“徒弟,没事吧?”

我点头,不过,刚才确实被老烟杆给掐的够呛,我没说,只是不想让师父知道而担心。当然,这点儿小伤,比着刚才被青铜匕首伤了魂来说,还真的啥都不算。

老烟杆躲在那两只小鬼的后面,一脸愤怒地盯着我和师父,他倒是没有要冲过来跟我师父拼命的意思。而是把那两只小鬼给推了过来。

只是有些奇怪的是,那两只小鬼根本不敢过来,似乎是被我师父给吓到了。

师父见这情况,立刻说道:“既然你们两个犹豫了,那可要想清楚了,你们一直跟随的城隍爷。可不是什么好东西,我就是从阴间专门过来抓他的,你们要是识相的,现在不该针对我,而是应该想想怎么立功赎罪!”

两只小鬼本来就犹豫了,被师父这么一说。不但没有过来扑我师父,反倒是过来给我师父跪了下来。

而正在这个时候,老烟杆狡黠一笑,他手上有动作,嘴里边嘟嘟囔囔的,好像是在念叨着啥。

同时,刚才还给我师父磕头的那两只小鬼,突然爬了起来,一声狰狞无比的叫声,冲着我师父就扑了过来。

师父只是一个很随意的转身,躲开了两只小鬼,并一把抓住它们脸上的面具。顺势给撕掉了下来。

被撕掉面具之后,那两只小鬼愣在原地,目光呆滞,甚至比普通的阴魂还要呆,好像根本不知道为啥自己会在这儿。师父拿着面具翻过来看了看,我也瞅了一眼。发现这面具好像是用哪种木头做的,里边密密麻麻的,全是诡异的黑色符文,看来,老烟杆控制这些小鬼的秘密就在这儿。

“棺材木面具,害人的把戏,又是下三茅的术法!”师父说道,一把将那面具给摔在地上,破成了几半儿。

“师父,是不是弄掉这些面具,他就没法控制这些小鬼了?”我想了一下,问道。

“没错!”师父道。

我往外边瞅了一眼,我爸还在那儿辛苦的抵抗,戴面具的小鬼实在太多了,他几乎都要扛不住了。

我手上还拿着自己刚才捡来的连阴锥,这东西足够的锋利,想到这个,我冲着外边我爸喊道:“爸,接住这个,毁掉面具,它们就不行了!”

躲开老烟杆,我将那连阴锥冲我爸那边扔了过去,可是,老烟杆也追了过去。我爸见状怒吼一声,一膀子甩开四五个脸谱小鬼,他朝着我甩过去的锥子飞奔而去。

可是,老烟杆的距离更近,他的速度也不慢,眼看着就要拿到连阴锥,只见,我爸一个极速的翻身,一脚踢在了老烟杆的手上。

老烟杆惨叫一声,被踢得手腕都变了形,他缩手回去的过程中,我爸稳稳地拿住了连阴锥。

那种东西,在我爸的手里,立刻发挥了极致的作用。

有两只小鬼冲过去,我爸微微矮下身体,反手紧握着那把锥子,在自己面前的半空中划出一道幅度极大的弧线,同时,那条弧线也从两只小鬼的面具上划过。

刺棱一声。

两只小鬼被那道强悍的力道弹了出去。摔在地上,它们脸上的面具也裂成两半,全都掉在了地上。没有了面具的小鬼一脸迷茫,四下看了几眼,显得十分的慌张,最后,找了个墙角黢黑的地方躲了起来。

知道了这一点,我爸来对付这些小鬼,根本不费多大力气。

而这个时候,我发现,一直站在我旁边的师父竟一动不动的。

我还以为师父这是咋了,本来想问他。可瞅了他一眼,发现站在我旁边的哪还是我师父,根本就只是个纸扎人而已。

这原来只是师父的替身,要是照这么说,刚才追老烟杆过去的岂不是我师父的真身。

门口的老烟杆也注意到了这一点,他在看着我旁边的纸人。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。

即便是纸人替身,我师父的替身也是能够维持很长时间的,可是,这回他才刚刚出现,就已经变回了纸人,这是咋回事?

“一定很好奇吧?”老烟杆似乎能够看出我所想。

他朝我这边走来,一边走,一边还说道:“阳娃,你知道在啥样的情况下,替身会突然变回去吗?第一种,是下雨天,当然下雨天只要替身不被淋在雨里。不碰到无根水,就不会有事。第二种情况,就是他受伤了,甚至有可能已经变得魂魄不全,不能使用术法了!”

就像我师父灭了老烟杆一魂的时候一样,他好像并没有瞎说。

一阵风刮过来,师父的纸扎人替身一下子倒在了地上。

“唉……看来,你杨爷爷我还是高看了你这个师父啊!本来我想着,他会跟你爷爷一样,在那个地方撑几天,留半条命跑回来。谁知道,他就这么不中用,才多长的时间,就把自己的命给搭在那儿,真是令我失望……”

“这点,你恐怕是想错了吧!”老烟杆还没有说完,他的话就被打断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