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不存在的人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三十一章 不存在的人

2017-11-30更新

我不太明白,就问道:“爸,为啥头发断了,小甜就不在杨爷爷家里,不断,她就在呢?”

烛火晃晃悠悠,在那枚缠着小甜头发的龙形玉佩靠近的时候,火焰竟变成了青色,就跟我昨天晚上老烟杆烧掉黑轿子时候的火焰是一个样的。

我本以为,头发只要碰到火焰,那肯定就烧着了。没想到,青色的火焰渐渐地包裹了半个玉佩,那缠在玉佩上的头发还是没一点儿变化,确实是烧不着的。

还真是奇怪,我爸就我刚才的问题,回答说:“玉养人,人养玉,好玉也是有灵性的。你刚才去过你杨爷爷的屋,如果小甜魂魄真的在那儿,肯定也会沾上她魂魄的气息,也就是她的阴气。”

爸顿了顿,将那枚玉佩翻了个面,又开始放火焰上烧。可结果还是一样。

“人的魂魄和躯体是统一存在的,如果身体发肤受损,魂魄就会去保护,而沾染在这枚玉佩的上的阴气,来自小甜的魂魄,肯定也会保护她的头发。你应该听说过。一些道士术士处理脏东西,往往会用火烧,一来,是因为火本身至阳,二来,也是因为火能够克制阴气阴魂,用火烧,魂魄就会保护躯体,所以,会先灭掉那种东西的魂。”

爸给我的解释非常的专业,我也听懂了,不过。也好奇,他竟然也懂这些东西,我还以为他只是那种很会打架的人呢。

大约四五分钟过去,那根头发还是没有任何被烧掉的迹象。

爸停了下来,吹灭了蜡烛,我问道:“爸,小甜的魂是不是就在杨爷爷家?”

我爸没有点头,他只是说道:“十有八九就是在你杨爷爷家里,不过,也不排除她的魂魄去过,然后,又被藏到了别处的可能。对了,阳阳,你有没有注意过他家那个屋子?”

提到这个屋子,我的好奇心就上来了,我说道:“我还真注意过,他那个屋子有问题,而且……”

我有点儿犹豫。我不太确定,那次看到的是真是假,还是自己恍惚了?

爸手上停了下来,看着我,他问:“你是不是还看到过什么?”

我觉得跟我爸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就说道:“前几天,我去他家,正好瞅见他家那屋门开着,就趴着门缝瞅了一眼,就瞅见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。”

“血红色的眼睛,别的看清楚没?”爸问道。

“没有,我就瞅见个这,杨爷爷就进屋了,我一恍惚,啥都没了。今儿个我去他家,从他家堂屋过的时候,我感觉,他那个屋子里好像是有啥东西在喊我,叫我过去。”

我把这个跟我爸说了,他想了一阵子,倒也没说啥,估计也不知道那是什么。

爸又将那玉佩上的头发给取了下来,取下来的头发,放在火上一烧就着,烧完,他又把玉佩擦了擦,给戴在了我的脖子上。

既然已经试过了,那小甜的魂十有八九就肯定在老烟杆家里。

如果真是老烟杆勾了她的魂,那老烟杆会不会就是那个人?他要真是那个人,昨天晚上的经历。救我和我爸的做法,那肯定就是他演的一场戏,为了给我看,也为了给我爸看。

想到这儿,我说道:“爸,既然小甜的魂就在他手上。那咱现在就过去要人!”

“你现在去要人,他肯定不会承认的。”爸说道。

“那咋办,咱也不能干等着啊!”我说道,说实话,我真担心老烟杆会对小甜的魂魄不利,特别是他那屋里头那个红眼睛的东西。想想都叫人觉得毛骨悚然。

“别急,等一个电话再说,应该快来了!”爸手里拿着个黑色的手机,看起来很高端的样子,他跟我说话的时候,就时不时地瞅一眼那手机。

我不知道爸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,就只能等了。

这时候,奶奶在院里说道:“咦……哪儿整的这种娃娃,这针线活,难看死了。”

我往外边看了一眼,心里边嗡了一下,远远地瞅了一眼,那布娃娃就巴掌大,跟以前端午节做的那种布娃娃搬脚猴很像,我过去,跟奶奶说:“我瞅一眼。”

她就把那东西给了我,我再仔细一看,这不是那天林曼曼从王孬蛋手里抢来的那个吗?

我翻过来一看。发现后边的名字不一样。

这不是那个布娃娃,名字是我奶奶的,王爱英,我奶奶的生辰八字我不太清楚,但后边的那一行字,肯定就是她的生辰八字。

这时候。我爸也出来了,我给他看了一下,他的脸色一变,说道:“这是警告,拿你奶奶来威胁咱们呢,那个人不让我们查这事!”

我去自己屋里找了一阵,也找到了之前那个布娃娃,爸将那两个布娃娃都给拆了,里边都有着一撮头发,不用问,一个里边是奶奶花白的头发,另一个里边是我的短头发。他把那些头发。连同布娃娃都给烧了。

烧这个东西的时候,爸的手机响了,是震动。

他接通了电话,跟那个人说了一阵,我也听不清说了些啥,不过,能够听出来电话那头是个女的。

爸一直在等这个电话,谁的电话呢?

正在我考虑着的时候,爸走了过来,他把电话递到了我手上,跟我说道:“她想跟你说几句。”

“谁啊?”我问。

“你认识的!”爸示意我接听电话。

我生疏地拿着手机,还没有问,里边就问道:“张阳,是你吗?”

我一愣,这声音熟悉,不就是那个女警察,林曼曼吗,我说:“是啊。是我,你咋知道我爸的电话?”

“你先别管这些了,你爸让我帮你查了一些资料,让我跟你说下,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,不要被吓到哦!”她还卖起了关子。

“啥资料。那么神秘?”我问道。

“你那个小女朋友的资料,李小甜,女,18岁,对不对?”她那边还有别的声音,好像是在翻看着什么材料。

“对啊。这不用查,我也知道,你突然查她干啥?”我问道。

她嘿嘿一笑,然后,跟我说道:“你爸让我查的啊,等会儿再说这个问题,我先跟你说我查不到的事。”

“你查不到的还跟我说个啥啊?”我觉得她这话有点儿莫名其妙。

“你先听我说啊,就是查不到,才有问题的。我跟你们学校联系过了,你们学校根本就没有小甜这个人,不过,确实有三个同名同姓的。两个大三的,一个大四的,都是学霸那种,你应该懂得,绝对不是你的这个貌美如花的小甜。”

“你开玩笑的吧,我跟她同班都一年了,她就是性格内向,很低调,不喜欢跟别的女生一块玩儿,可能别人不知道她吧!”我说道,不知咋的,突然就想到了那次王孬蛋跟我说的事。

“张阳。你醒醒吧,我可是警察,不是用打听的,我是查了你们学校的学生档案,才得出的结论,从来都没有这个人!”她说。

我沉默了,心里头感觉怪怪的,从来都没有这个人,那我这大半年都在跟谁谈恋爱,难不成还真是王孬蛋说的,她是鬼?

可是,也不对啊,鬼怕光,白天出不了门的,小甜可从来都没那样的。

而且,我记得我师父也说过,我们俩人阴阳相配,缘分很深的,怎么可能是林曼曼说的那样。

“喂……喂……你想什么呢,我跟你说啊,我在你们村的时候就怀疑她有问题,所以,我才跟她睡了一晚上,夜里头我摸过她,你猜怎么样?”她说道,似乎也是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。

“你还摸她?”她这么说,我感觉怪怪的。

“不是你想的那种,你怎么那么龌龊呢?我摸了,她身上冰凉冰凉的,还一点儿呼吸都没有,真的,我刚开始还以为弄错了,试了好几次,她确实没呼吸。”她的声音很低,好像是怕被谁听见一样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