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鬼门十三针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三十章 鬼门十三针

2017-11-29更新

我没打断老烟杆的话,听他继续说。

“说实话,这鬼东西我也不咋信的,一根竹签插到头上,那都能救人?”

“是啊,竹签插脑门上,听着像是害人呢!”我说道。

“对嘛,本来也不信,可是又想着去看看再说。我到你家里头,还扒着墙头瞅了瞅,谁知道,那会儿你家里头没一个人,也不知道人都去哪了。”

他抽了一口烟,继续说:“我看没人,就进去了,想着先过去瞅瞅,谁知道往棺材里头一瞅,差点儿没把我给吓得坐地上。你那时候都已经被人给挖出来了。棺材里头全是血,吓人的人,你本来就不足月,我摸了摸,早都没气了。我拿着那东西,想着万一能救活呢。本来跟你爷爷关系就不赖,想着就算是帮个忙,死马当成活马医,试试看,就把那根竹签给插到你卤门上了,弄完事。我赶紧跑回了家。”

“那后来呢?”我问道。

他吧嗒吧嗒抽了好几口烟,继续说:“后来……差不多,到后半夜三点多的时候,你爷爷去敲我屋门了。我开门一看,你爷爷就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孩,那就是你!我给你摸了摸脉,好好的,没有一点事儿,还真活过来了。你都不知道当时你爷爷有多高兴,那当时都五六十岁的人了,抱着你,都蹦起来了。我跟你爷爷给你洗艾叶水。别的娃子洗艾叶水都是哭得跟啥球似的,你都不哭,还冲我和你爷爷笑呢。”

看他那神色是陷入了当年的回忆里,他说的这些话,应该是真的,因为我听我爸也说过,当年那根竹签的确是救了我的命的。

“杨爷爷,那你知道那个纸包是谁放在你门口的吗?”我问道。

“这我也不知道啊,我一出门,就放个那东西,也没瞅见人。”他说道,他的烟瘾比我爷爷都要大的多,这说话的工夫,整个屋子里变得烟雾缭绕的。

“当年的纸包,还有那张纸条,你留着没?”我问道,这么重要的东西,如果真是他说的那样。如果我是他,那我肯定会留着。

“唉,那事都过去快二十年了,纸条啥的早不知道哪去了。不过,你脑门上的那根竹签后来也是我给你取下来的,那东西倒是一直还在我这儿。”

他说完,去里屋找了一阵,找到个长条已经锈迹斑斑的铁盒子,递给了我。

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铁盒子,里边的确有着一根红色的竹签,跟毛衣针差不多粗细,两头都是尖的,而且还很锋利的样子,其它的也没啥特别的。

不过,当年这么一个东西就能够救我的性命,我倒是很好奇,这毛衣针一样的东西到底是啥?

“杨爷爷,您以前有没有见过这种东西?”我问道。

他没有犹豫,直接说道:“这东西我是真没见过,不过……我倒是听说过一种很诡秘的针法,能驱邪,也能救命,甚至还有可能起死回生,就叫做鬼门十三针!”

鬼门十三针,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“您会不会这种鬼门十三针?”我问。

老烟杆一笑,他摆了摆手,搁鞋底子上磕了磕烟袋锅,说道:“你这娃子,不是开玩笑吗,我要会那玩意还不上天喽!我这也是年轻时候。跟一个老道士学本事,从老道士那听说的,老道士都不会的,我咋会呢!不过,这话说回来啊,当年给我留那个纸包的人。那应该是会鬼门十三针的,要不咋能救你的命,你说是不?”

“照这么说,他还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啊!”我说。

“是这个理儿,我当年也只不过是代他去下了针罢了。”老烟杆说。

“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啊?”我半自言自语的问,当年救我的人会是什么人。他出于什么原因救了我呢?

“那谁知道呢,都十七八年过去了,没准那人早都没了,也没准还活着,再没准,那人还在咱村里头呢,你说,是不是啊?咱村啥情况,你又不是不知道,水深着呢!”老烟杆意味深长地说了这么一句,他难道是在提醒我什么?

我跟这老烟杆聊的时间也不短了,对他的怀疑,也随着他的这些回忆,渐渐地淡了下去。

难道,那个人真不是他吗?

如果真不是他,我就不能在这里耽搁时间,必须想别的办法,小甜可不能出啥事。

跟老烟杆又随口闲聊了几句。我就走了,不过,到他那堂屋的时候,我下意识地往右边的屋子瞅了一眼。

只是这一眼,就让我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,我好像能够感觉到那屋子里边有东西。而且它好像还在不停地喊我,想让我过去。

我立刻揉了揉太阳穴,回头问道:“杨爷爷,你那屋里有啥东西?”

老烟杆也跟着出来了,他笑着说道:“哦……那屋啊,里边放的都是杂物,还能有个啥呢?”

这始终都是他的秘密,就连我师父来的时候,都没有让我拆穿,我自然也不会去轻易触碰。不过,我那次看到的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,倒是让我真的记忆犹新。我是无论如何都忘不了的,那到底是啥?

“我看你老是把那屋门给锁着,想着里边有啥好东西呢!”我半开玩笑地说。

“咱都是山村人,穷山沟沟的,能有啥好东西?”他说。

我只是一笑,也没再多说,就走了。还把那个铁盒子也给带上了,我跟老烟杆说了,他说,那东西本来就是我的,早就想还给我了,以后要真遇着那人了,得知道报恩。

老烟杆没出上屋门,估计是怕被人发现,我就还是翻墙出去了,反正墙也不高。

刚跳到地上,就看见一个西装笔挺的人站在我跟前,我愣是被吓了一跳。不过。还好,这不是别人,是我爸。

我正要问他干啥,他冲我打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然后,我跟着我爸,一直走。走到过去那片玉米地,爸才开始说话:“阳阳,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?”

我摇了摇头,说道:“爸,我感觉不太像他。”

不过,我爸既然都来了。说明,他也怀疑这个老烟杆了,老烟杆所谓的跟我爸化解了误会,那根本就是表面的,他俩恐怕是谁都不相信谁。

“他不是个一般人,你还年轻,看不透他也很正常。”爸瞅了一眼我手上的东西,他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我给递给了我爸,他打开了看了看,只有瞬间的疑惑之后,他就想了起来,我跟他说了老烟杆对这东西的猜测。并提到了那个“鬼门十三针”。

爸也知道,他说:“原来是这东西啊,这个鬼门十三针我倒是听说过,能驱鬼救命,还能起死回生!”

“对,杨爷爷也这么说。”我说道。

爸拿着那个东西又端详了一阵子,就给我收了起来。

我最担心的还是小甜,就问道:“爸,你觉得小甜会在他家吗?”

爸却没有回答我,而是往我脖子上看了一眼,他说道:“玉佩你戴着的吧?”

我也不知道,估计是我昏迷的时候。我爸又给我戴上的,我本来想要还给他的,因为我感觉这东西对他来说太重要了。

我想要取下来,他却阻止了我,他说道:“你爸我没事,你也看见了,青铜匕首都伤不了我,玉佩还是戴在你身上更好!”

我点头,本来在想再问一次小甜的事,看我爸会咋想。

没想到,还没等我问,他就说道:“阳阳,你不用着急,等会儿回家试一下,你就知道了!”

到家了之后,爸让我去取一根小甜的头发,然后,把那根头发给缠绕在我所佩戴的那枚玉佩上,缠好之后,放在烛火上烧。

“爸,这是啥意思?”我问。

“如果头发断了,她就不在你杨爷爷家,如果不断,那就是在你杨爷爷家!”我爸解释道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