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师父真身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三十二章 师父真身

2017-11-30更新

我不想再听下去了,直接挂了电话,把手机递给了我爸,也不知道该说些啥,以前就有怀疑,但真知道了这些,我心里头很不是滋味儿。

我叹了一口气,问:“爸,你咋会跟林曼曼认识呢?”

“她是我在外边一个朋友的女儿。”爸只是淡淡地说道。

“那她来咱们村办事,也是你安排的?”我再问。

“没错,是我安排的,本来想着有危险,没准备让她亲自来,她说一定要亲自来,还想看看他爸朋友的儿子是什么样的!”爸只是苦笑了一声,也没有否认什么。

“这么说,村里头发生了啥,你一直都知道,对吗?”我问道,突然感觉我爸这个人有点儿超出我的想象,他给我一种和老烟杆不一样的感觉。但是,同样深不可测。

“对,你爷爷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就是在镇上接的电话。其实,你放暑假回村的时候,我就已经回来了,只是一直待在镇上的招待所里。”他说道。看着我,脸上没有一丝波澜。

我点了点头,那天清早一开门看见我爸的时候,我还纳闷儿呢,爸到底是在啥地方打工,头天晚上我爷爷跟他通过电话,第二天清早他就到家了。咋会那么快。

不过,对于这些事,我爸也没有跟我解释更多。他等这么一个电话,目的就是告诉我,我身边的小甜,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这个时候,爸的手机又响了一下,是条消息。他递给了我,我看了一下,有四张照片和一串电话号码。前三张都是女的,肯定就是林曼曼说的,那三个和小甜同名同姓的女生,我扫了一眼,确实不是小甜。

最后的一张。竟是我的照片,也不知道是谁偷拍的。我在学校餐厅坐着,正给对面的人递筷子,可是,在照片上,我的对面根本没人。

后边是一串电话号码,有标注,是我们学校档案处的电话。

我把手机递给我爸,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道:“不行的话,我再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吧?”

我摆手,说不用了。

我想了一阵子,跟我爸说道:“爸,就算小甜她真是啥,她也从来都没有伤害过我,能不能救救她?”

“阳阳,你放心,爸不会不管的,只是,有人拿你奶奶威胁我,我必须得小心点儿。你没准可以试试,去找一下你那个师父,他可能会有办法的。”爸往院墙外头瞅了一眼,压低了声音说道。

爸的这句话提醒了我,不过,我没了拜帖,只能去西坡荒坟堆那找找看,毕竟,那是以前土地庙的所在。

爸没有拦着,我走的时候,他去了老烟杆家里,说会帮我拖住他。我也带了一些纸钱香烛之类的,爸还跟我交代说,出门那块玉佩一定要贴身戴着。

拿着东西,一路跑到西山的那块荒坟堆。

我过去的时候,远远地瞅了一眼,没瞅见那青石石碑,等到那边去看了一下,才发现,那块青石石碑碎了。

都变成了拳头大小的碎石块,落在草丛里,周围的草,都枯了。

还有,那个青瓷碗,也破成了两半儿。

师父最近一直都没出现,我觉得,可能是他很忙,毕竟我也听他那么说过,他有的时候忙起来,得弄好几个替身才行。我这几天也没过来,这里的东西竟然都烂了,会不会是师父也出了啥事呢?

虽然,他还没有正式成我的师父,但是,我对他的印象不错。知道他很厉害,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有点儿担心,毕竟,我们村那个人,是连土地爷都敢杀的主。

想了一阵子,我就把那些青石碑的碎块给捡到了一堆儿,我发现那断痕的地方都是黑的。好像是被啥东西烧过一样。

弄完之后,我把周围杂草去了,插了三根香,直接插在地上,点燃。

青烟袅袅,我又烧了一些纸钱,就跟自言自语一样。跟我师父念叨了最近发生的事情,也跟他说了,看能不能救救小甜,我觉得他对小甜的印象也不错,要不然,他也不会说,我们俩很般配。

我刚点燃了阴阳钱,准备磕头,头还没有下去,就看到一只手把左右两边的香给拔了。

一点儿声响都没有,就出来一只手,很突然,我被吓得差点儿叫出来,爬起来,连忙后退了几步。

我看到一位身穿黑色长袍的年轻人,估计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,长相很帅气。他身上的长袍有点儿像道士服,我看他的时候,他也在看着我,嘴角露出了那么一点点微笑。

我还惊魂未定,他拿着那两根香。在一边的泥土上给弄灭掉,跟我说道:“三根香,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?”

我条件反射般问:“啥意思啊?”

“烧三根香,除了敬神之外的不算,三根分别敬人神鬼,人是死去往生的人,神就是神仙。鬼就是阴魂野鬼。你烧那两根是没用的,而且,你这个人本来就阴气重,还敢给鬼烧香,就不怕引来鬼上身吗?”他这么说道。

大白天的,我都被他说的有点儿后背发冷,完全不懂这个,就见爷爷奶奶以前都那么烧香。

不过,我对这些并不好奇,我好奇的是,这个人到底是谁,哪来的?

说实话,这荒山野岭的,突然冒出这么个人。我是有点儿怕的,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他的脚下,倒是有影子的。

是人,而且还是个道士?

想到这里,我就问道:“你是谁啊,来这儿干啥?”

他还是一笑,没回答我的问题,反倒是问我:“你这是给谁烧香呢,这地方以前有土地庙,现在已经没了。”

“我给我师父烧香!”我回答道。

“你师父,我想想,哦……那就是给我烧香喽!”他淡淡地说道,不过,他这话还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。

我仔细地瞅了他一眼,一想我就明白了,我以前见的,只是个替身,这才是他的真身。

跟我想象的不一样,我真没想到,他会这么年轻。

“你真是我师父?”我说道,有点儿难以置信。

他笑着点了点头。然后,还清了清嗓子,用另外一种老头的声音跟我说:“树死了,不能发芽,不能开花,人死了,不能吃饭。更不能想女人,你懂不?”

声音听起来就让人头皮发麻,跟那个催命老头是一模一样的声音,果然是他,他真是我师父。

“来找我有什么事?等等,我猜一下,一定是你那小女朋友的魂被勾了。对不对?”他直接这么问道。

“是啊,师父,你咋知道?”我问道。

“我当然知道,我还知道,你已经发现了你那小女朋友,有不对劲的地方,是不是呢?”他说道。

我点头,问了他一句:“师父,那小甜她到底咋回事?”

“其实,你大可不必多想,她跟你一样,都是非常特别的存在,但是,这种特别对你们两个人本身都不好。不过。我不是也说过吗,你们俩在一块儿很般配,你知道为啥?”师父看着我问。

我想了一下,他之前确实说过,可是那话什么阴阳的,我根本记不住,我就问道:“是不是以前你说的那个原因?”

“对,就是那个原因,简单点儿来说,就是你们俩在一起时间长了,可能会互相影响,两个人都会逐渐地变成正常人,所以,我说你们俩很般配。你们俩可以算彼此互为良药。不过,有人不想你变成正常人,所以,才把那个女孩的魂给勾了。”他说道。

“那个人就是杨爷爷,对吗?”我问道。

“对,就是他。不过,我现在还没有弄清楚,他为什么不想让你变成正常人。”师父似乎在想着什么,过了一阵,他说道:“张阳,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为什么要勾你的魂吗?”

我摇了摇头,说当然不知道。

“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你身上的阴气很重,我还以为你是死人呢,只是用了某种方法,让自己的魂魄一直没有离开躯体。你师父我可是在阴间管事儿的,肯定不能容忍这种事情,所以,就想勾了你的魂送到那边去。但是,真准备勾你魂的时候,又发现不太对劲。”他说道。

“有啥不对劲儿的?”我问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