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震棺邪咒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二十五章 震棺邪咒

2017-11-28更新

我和二丫都安静了下来,就那么静静地等着。

外边的挖坟的速度不快,哗啦哗啦,那声音听起来估计也就只有一个人,我被困在梦里,能到这里救我的人会是谁?

时间一点点过去,我开始感觉胸闷,二丫也是时不时的咳嗽,她好像比我更严重一些。

我想,造成我俩这种情况的,应该就是二丫所说,棺材里边的那些符文。

我摸出打火机,打出一条青色的小火苗,朝四周瞅了几眼。

果然看见,棺材的内壁上的确有着密密麻麻的符文,看起来很诡异,根本看不懂。

差不多过了有四五分钟,二丫突然就倒下去了,她浑身上下都在冒着青烟,整个人都在发抖。

“二丫,你没事吧?”我担心地问。

二丫已经说不成话了,她看起来很是痛苦。

其实,我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,一开始就手变得火烫火烫的,到后来身上就也开始冒烟了,连自己的意识也都在一点点变得模糊。

而这个时候,棺材板上传来咣当一声,我迷迷糊糊的意识被震得稍微清醒了一些,喊了喊二丫,她都没动静了。

刚才那一声,肯定是外边那人挖到了棺材板,那是铁锹砸到棺材板的声音。

一听到这,我便拼了命的冲着外边大喊。

一边喊,还一边冲那棺材板上使劲的敲,希望外边那人能够听到。

突然间,我听到砰的一声,似乎是有人把啥东西砸到了棺材板上,然后,就是一连串咯咯吱的声音,那被钉的死紧死紧的棺材板,渐渐地被掀开了一条缝。

那条缝隙之外,有一双眼睛。

一双很冷的眼睛。

接下来,他那四根手指嵌入那条缝隙里边,一声低吼,一连串咯咯吱吱的响声,一尺多厚,还钉着大洋钉的棺材板,就这么被他给生生的掀了起来,一把丢在了一边。

这不是别人,就是我爸!

我真没想到,他会来,更没有想到,我爸的力气能有这么大!

爸掀开棺材之后,没说话,只是伸出手,一把将我从棺材里边给拉了上去。在我爸的后边,还站着一位,我一看,竟然是那个穿旗袍的江雨蝶。

就算是不说,我也知道了,应该是江雨蝶给我爸报了信。

不过,现在也没多余的心思去考虑这个,二丫的情况比我糟糕的多,我跟爸说:“爸,二丫她好像很严重,你过去看看!”

爸没说话,直接跳入了棺材里边,他从自己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黑色的药丸,给二丫喂了下去,那种药丸跟他给我奶奶吃下的那个差不多。

二丫吃了药丸之后,很快就有了恢复的迹象,至少身上也不冒烟了。

爸蹲在那棺材里,盯着那些符文看了一阵子,然后,他纵身一跃,就上来了。

我本来想要把二丫给拉上来,可是,却被我爸给一把拦住,他看了我一眼,那种眼神很冷,叫人难以质疑。

他没说话,把我给推到一边,一个人过去,竟扛起了那一尺多厚的棺材板,咣当一声,又给重新盖了上去,连刚才挖开的土也全都埋了上去。

“爸,你这是干啥,二丫她……”

“别说话,走!”爸冷冷地说了这四个字,一个人就走了,旁边的江雨蝶跟我打手势,让我跟上。

我放心不下二丫,既然有机会救二丫,为啥又见死不救呢?

“张阳,赶紧走,你爸那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,他如果不想救那个小姑娘,又怎么会给她吃下那么一颗药丸呢?”江雨蝶低声劝说我。

“可是,棺材里边有符咒,盖上棺材板,她会魂飞魄散的!”我立刻说道,刚才我已经在里边体验过了,不是我爸来的及时开了棺,我和二丫怕是已经魂飞魄散了。

“不会!”他停了下来,回头看着说,“你好好想想,这是哪里,你能救得了她吗?”

爸这句话点醒了我,这还是在那个诡异的梦里,我要是想救人,得从这个梦里出去才行,二丫跟我说过救她的方法。

一阵清冷的阴风掠过,夜的寂静却有几分狰狞。

“想走,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儿?”前边那王建国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,挡住了我们的去路。

不过,我爸根本没有理会王建国,跟没听到他的话似的,继续带着我和江雨蝶往前走。

王建国冲着旁边打了个手势,他以王孬蛋为首的那些狗腿子,就从树后边出来了,一个个手上还拿着竹刀,十几个人,把我们三个团团围住!

“你们俩人可以走,但是张阳得留下,他可是我的女婿,这洞房花烛夜才过了一半,你就要把他给带走,你这个当爸的是不是过分了点儿?”那王建国阴阳怪气地说着。

我爸是个什么样的人,我想这王建国是清楚的,刚才开棺的事他肯定也看到了,他敢这么拦着,足以说明他有着一定的底气。

这个王建国恐怕真不是二丫说的那么简单。

“没人能带走张阳!”我爸毫不客气,冷冷地说道。

“是吗,张成武,你这样做值吗,你觉得,站在你旁边的是你的儿子,还是你老子的儿子呢?”王建国嘲笑地问。

这种话,如果换做别人,恐怕心里边已经翻江倒海了,可是,在我爸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的波澜,他的脸还是那么冷,只是说了一句:“你说这些改变不了什么!”

很显然,他想要拿那些话对付如同冰山一样的我爸,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“你别忘了,这是哪儿!”王建国厉声说道。

“我知道,所以我才来了!”爸说,简单的一句话,却很霸气。

“王孬蛋,你们几个,给我上,先弄死他!”王建国这人本来就没啥耐性,被我爸这几句话给呛到了,有些恼羞成怒。

“啊……不……不是,我们几个上?”那王孬蛋刚才还一脸的神气,这会儿听到这话,估计都要吓尿了,脸都白了。

“怎么,难道还让我自己来!”王建国怒道,冲着王孬蛋一脚踹了过来。

我知道我爸绝对不是个一般人,可是,这王孬蛋他们有四五个人,个个手里还拿着竹刀冲我爸砍过来,我的心还是揪到了一块。

爸站在原地没动,甚至都没有正眼去瞧这些人一眼,他口中冷冷地念了一句:“杂碎!”

下一秒,我根本没有看清楚发生了啥,一连串砰砰砰砰地响声,夹杂着骨头断裂的声音之后,四五个人竟都已经躺在了地上,除了那王孬蛋之外,别的都没一点儿动静了。

其他几把竹刀掉在地上,爸的手中拿了一把,他只是一个挥手,那把竹刀如同离弦之箭,嗖的一声,死死地钉在王孬蛋的裤裆上,裤子都钉在了地上。

王孬蛋一声惨叫,就晕了过去。

不过,他那里没有流血,裤子倒是尿湿透了。

王建国剩下的那些狗腿子大惊失色,一个个吓得腿都在发抖,也不敢跑,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。而站在这些人当中的王建国却不一样,他还是那么面不改色,甚至,在他的嘴角还带着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笑。

“真不愧是张九千的儿子,虎父无犬子啊!”王建国这话阴阳怪气的。

这样强悍的老爸,我都惊呆了,可这个王建国竟然不为所动。说实话,我真的很意外,难道,藏在我们村的那个人就是他?

王建国一声冷笑,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黑色的符纸,他蹲下来,将那张黑色的符纸点燃,青色的火焰迅速将整张符纸吞没。

几秒钟的时间,黑符化成灰烬,随风而散。

只是,好像仅此而已,我们周围似乎并没发生啥变化,王建国的狗腿子在旁边低声说了一句:“支书,你这东西好像不灵了啊!”

王建国一脚把他给踹翻在地,冲他骂道:“你知道个屁!”

我琢磨着,他的黑符估计跟老头给我的拜帖一个性质,都是为了传信,这需要一个过程,才刚想到这儿,我突然感觉周围温度骤降。

而站在我前边的老爸,忽然抬手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胸口,他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。

这情况和那天去镇上拉棺材的时候一样,是那个手印在作怪!

“爸,你没事吧?”我问。

他说不出话。

与此同时,附近的草丛和灌木丛里也开始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,这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,我们几乎无处可逃。

可这时候,爸突然直起了身子,他大笑了几声,一把撕掉自己的上衣,露出了他肌肉线条明显的后背,也是伤疤累累的后背,我此时才发现,他的脖子上还戴着一枚龙形的玉佩,是血红色的。

“你一直躲在暗处,就只有这点能耐吗?”爸冲着四周怒吼一声,他紧紧地握着拳头,胳膊上的青筋暴起。

他的样子看起来很可怕。

而那边王建国的狗腿子低声说:“支书,这情况不太对劲儿啊,张成武他……他这还是人吗?”

王建国好像也被吓到了,他也咽了口唾沫,说:“不管咋样,不能让他把张阳带走,张阳走了,二丫就没命了!”

“可是,咱也不能不要命啊……”

“放你娘了个狗屁,二丫不是你这条贱命能比的!”王建国说话的时候,整个人都在微微地颤抖。

而这个时候,四面八方那草丛中窸窸窣窣的声音也越来越近,附近能够看到的几个坟包也开始有了动静。

一条条黑影从附近的坟地里爬了出来,他们表情木讷,动作僵硬的往这边走,竟然是阴魂。

更远的地方,这种黑影也密密麻麻的涌了过来。

“张成武,我看你还能把张阳带到哪儿去!”王建国看到这个变得很兴奋,看来他烧掉那张黑符就是这个作用。

爸还在紧紧地握着拳头,他的牙齿咬得咯吱作响,似乎在跟什么对抗。

突然,他“噗”地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  • 发表评论
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