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仙姑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二十六章 仙姑

2017-11-28更新

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,赶紧问:“爸,你咋样了?”

他冲我摆了摆手,说不出话来。

而王建国看到这一幕,一下子笑了起来,他得意无比地说道:“张成武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照样还是外强中干,练了一身的腱子肉能咋的?怎么,它们都还没动,你就吐血了,你终究还是不如你那个爹啊!”

爸深吸了一口气,他站起来,看都没看那王建国一眼,擦了一把嘴角的鲜血。

他回过头,看着我,一把扯掉他脖子上的那枚血红色的龙形玉佩,放到我手上说:“阳阳,爸这些年一直都在外边,也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,也没什么好东西送你的,这东西你拿着!”

爸突然这么做,我感觉怪怪的。

他看我有些发呆,又补充了一句:“别多想,阳阳,这么多年了,爸一直都没能给你啥,我心里对你有愧……”

我鼻子有点儿酸了,从来没有父爱的我,当我听到这么一句话的时候,内心原本残存的壁垒彻底崩塌了,眼睛也湿润了。

他让把那东西给戴上,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,就照做了。

看到我戴上了玉佩,他才满意地点了点头,露出了一点微笑,虽然,那笑看起来有些勉强。

然后,他又好像是想到了啥,他像兄弟间那样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,说道:“阳阳,你长大了,有些事就算爸不说,你肯定也明白。你奶奶这人,刀子嘴豆腐心,可是,她也不容易,她绝对不是个坏人,也在这件事情之外,你记住,以后要好好照顾你奶奶,我这个做儿子的不能给她尽孝,希望你这个做孙子的能代我尽孝!”

他这话说出来,我就算再笨也明白啥意思了,我说道:“爸,你别这么说,你这么说话我害怕!”

他还是一笑,说道:“怕什么,男子汉大丈夫,理所当然顶天立地!”

他说完,愤然朝着前边走去,一边走,他一边头也不回的对后边的江雨蝶说道:“江小姐,我跟你讲过,回去的路怎么走,把他带走!”

爸这么一走,我哭了,眼里的他被泪水浸湿,变得模糊,随夜色荡漾。

我想要过去拦着他,可是后边的江雨蝶却在拦着我,她无论如何都不让我跟过去,她说道:“张阳,赶紧走,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,你再不回去,天都明了,你会永远留在这个地方,变成游魂野鬼的!”

“变成游魂野鬼又咋了,我不能让我爸一个人去冒险!”我说道。

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那么多年都没有父爱,突然尝到了一点点,可是他却要离我而去。

我不接受!

我不接受!

我绝不能接受!

对,对了,我还有师父,我师父可是阴间的人,老烟杆都说过,他比土地爷还厉害,他一定能打败那个人,一定能救我爸的!

我四下的摸身上的那张拜帖,可是,我也想起来了,拜帖烧了一半,已经被那王孬蛋给一瓢水浇灭了。

“江姐,我师父就在西坡那边,你带我去西坡,就是西坡乱葬岗那块儿,你肯定知道那里的!”我对江雨蝶说道。

“张阳,你冷静点,这是哪里?你不回去,你不活过来,谁也救不了!”江雨蝶说。

这时候,那边的王建国说道:“还想活命,来了这儿,谁都别想活着出去,张阳,你回头看看,你能跑到哪儿去!”

四面八方到处都是阴魂,的确是逃无可逃。

而这个时候,我爸已经走到了那王建国的面前,几个黑影冲着我爸扑了过去,他一把掐住那些鬼魂的脖子,全都给丢了出去。

“一起上,把他给吃了!”那王建国怒吼道。

那些阴魂还真就听他的,一股脑冲着我爸扑上去,足足有二三十个。爸刚开始能够抵挡十几个,可也架不住鬼魂多,被扑倒在地,那些阴魂一个个张开血盆大口,冲我爸的身上疯狂地撕咬。

爸的身手的确很强悍,可是,对付这些阴魂,不是他拿手的。

江雨蝶在这边,冲着我喊:“张阳,快跟我走!”

我下意识的回头一看,她后边的几个阴魂已经倒在地上,化成了青烟。没想到这个江雨蝶还有些本事,我说道:“江姐姐,求你了,救救我爸!”

可是,她说道:“张阳,不是我不救,我是真没那本事啊,你赶紧跟我走,再晚咱们谁都走不了了!”

“不行,我不走!”我说。

“走啊,阳阳!”爸一膀子甩开身上那些阴魂,站起来,冲我大声一吼。

爸正瞅着我这边,而他的身后很近的地方,站着一个穿紫色寿衣的阴魂,那阴魂我认得,就是那天我在岔路口撞见的阴魂,他手上拿着把匕首,冲我爸的后心处就刺了过去。

“爸,你后边!”我大喊。

可是,恐怕已经来不及了,距离实在太近了,而且那阴魂速度也很快。

千钧一发之时,竟有个阴魂扑了过去,一下子把那个要害我爸的阴魂给扑倒了,甚至,他还从自己的袖口里边抽出了一张黄符,一把摁在了那穿紫色寿衣阴魂的脑门上。

滋滋啦啦,一身白烟,那阴魂一边挣扎,连连惨叫,就化成了地上的一滩血。

我都愣住了,还有阴魂会用黄符的?

不过,下一刻我就明白了,因为我看清楚了那个阴魂的脸,竟然是老烟杆。他突然出现在这里,实在是让我太意外了!

“成武,没事吧?”老烟杆这么问道。

我心说,这还是老烟杆吗,昨天还劝我,说我爸不是啥好人,这会儿就跑过来救我爸了,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?

“没事,这点儿伤还不算什么!”我爸也这么说道,他对这个老烟杆好像并没有什么敌意。

难道我想错了?

“好!”老烟杆再次拿出几道黄符,冲着扑过去的几个阴魂贴了过去,那些阴魂无法抵抗强悍的黄符,瞬间就全都冒着青烟,化成了一滩血。

可是,才到这里,就在我以为一切都有了转机的时候,老烟杆也不知咋的,整个人毫无征兆,一下子倒飞了出去。

这一下太突然,我都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。

老烟杆摔在地上,起都起不来了。

远处渐渐地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,声音死气沉沉的,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。

刚才还在还往这边涌过来的阴魂,全都停了下来,它们一个个齐刷刷的跪了下来,漫山遍野,没有一个敢站着。

来的到底是谁?

一阵阵的阴雾弥漫,远处的雾气当中逐渐地开始出现一队人影,他们抬着一顶轿子,乌黑的轿子,正往这边走来!

抬轿子的那些人,脸上都戴着脸谱面具,看上去诡异的很。

这轿子看起来再熟悉不过了,那天勾走我爷爷魂魄的就是这个东西,它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

黑轿子,越来越近。

“张阳,我们终于又见面了!”

这个声音好像是从半空中传来的一样,十分的空灵,也十分的妖异,还是个女人的声音。

刚才的王建国已经发懵了,他看到这个黑轿子,脸上立马来了喜色,他走到那黑轿子的前头,说道:“仙……仙姑,救命啊!本来二丫这阴婚办的好好的,他们偏偏又把张阳给救走了,你快帮我把张阳给抓住,救救我家闺女,我啥都可以给你!”

他说着这话,正准备给那个轿子下跪,只见他整个人一下子倒飞了出去,砸到十几米外的树干上,掉在地上,一瞬间,就被几只阴魂给埋在了下边。

他的情况,恐怕已经活不成了。

只是,他口中的这个仙姑,到底是谁?

而这个时候,我爸站了起来,他微微地矮下了身子,朝着那顶黑轿子冲了过去,速度极快。

与此同时,他也冲我喊了一声:“张阳,走!”

爸却在冲出去几步之后,突然停了下来。

他后背上那个血色的手印在散发着黑气,他整个身体似乎也不受控制,一下子竟冲那黑轿子跪了下来。

“怎么,没有了那枚玉佩的庇护,你好像变得更加虚弱了。只是这么不堪一击,还想救你儿子?”轿子上的那个女人说,那声音竟还有几分熟悉。

不过,跪在地上的爸,还是咬着牙撑着,他很勉强地站了起来。

原来是那块玉佩,它对我爸来说竟这么重要,我一把甩开江雨蝶,朝着我爸那边冲了过去,他需要这块玉佩!

见我冲过去,那些阴魂从地上爬起来,就冲我扑了过来。

只是,它们还没有沾到我,就立刻变成了一股青烟而消散,应该就是那玉佩的作用了。

“阳阳,别过来!”我爸冲我吼道。

我没听他的,冲出去几步,就像是撞到了一堵墙上一样,浑身上下一阵剧痛,摔在地上,没法动弹半分。

我抬头看的那一瞬间,黑色的轿帘被一点点的掀开……

同时,嗖的一声,一把青铜色的匕首,不知来向,正中爸的胸膛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  • 发表评论
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