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活葬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二十四章 活葬

2017-11-28更新

我真的无法想象,现在的二丫到底是人,还是别的什么?

我的脑海里又一次浮现出了当时奶奶给她喂饭的情形,人都七窍流血没了,还能吃饭吗?

结婚迎亲的队伍是越来越近,我已经没地方可跑了,被王孬蛋他们几个人给摁着,往纸花轿里边送。

这感觉怪怪的,二丫坐在马上,我倒是成了小媳妇一样,要坐花轿。

我被押着从二丫的旁边经过的时候,因为她坐在高头大纸马上,那红盖头的下边能够看到她的半边脸。

那张脸是惨白的,嘴唇血红,表情十分的呆滞木讷,看上去没有一点儿活人的样。可是,即便这样,她却能够稳稳地坐在马上,这到底是咋回事?

而正在我想这个问题的时候,她的脖子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,一点点儿低下了头,朝我瞅了一眼。

这一眼,让我后背上凉嗖嗖地,我好像见过那种冷冰冰的眼神,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,反正感觉十分的恐怖。

接着,王孬蛋那几个人把我给摁到了花轿里边,手脚还被他们给绑了。

然后,我就被抬着,被绑的死紧死紧的,一路上晃晃悠悠,也不知道自己要被抬到哪儿。如果真是王建国的安排,要让我和二丫结阴婚,是要抬到他家吗?

村委会高音喇叭的声音是越来越近,而王建国家就在村委会旁边,那我猜的应该没错。

不过,轿子没有停下来,等过了一会儿之后,高音喇叭的声音越来越远。

渐渐地,那声音比之前我被摁上花轿的地方还要远,一直到停下来的时候,都快听不到那声音了。被从花轿上拖下去,我一瞅,这都已经到村外边了,这地方我认得,是我们村的南坡,西坡那边有坟,南坡这边坟不多,但也有。

他们把我抬到这儿干啥?

前边半坡的地方,被挖了个大坑,一看那形状我就知道了,那是墓坑,比一般的墓坑要大上一倍。周围还站着黑压压的人,他们个个目光呆滞,不像是活人。

在这些人中间,王建国一直在指挥着,果然是他!

“张阳,我的好女婿,你可来了!”那王建国看到我从花轿上下来,甚至,还一脸亲切的模样跟我打招呼。

不过,他的这一脸亲切要多假有多假,我直接说道:“王建国,你家二丫又不是我害死的,我也一直在找那个凶手,你杀了我,也没法替二丫报仇!”

“少在那儿瞎扯了,二丫的尸体在你家院里,不是你杀的,还会是谁?”他冲着我吼道,那张脸一下子就变了。

“她去我家的时候,就已经死了,这一点,杨爷爷亲眼看见的,他可以作证!”我说道。

“他已经死了,你指望他从坟里爬出来作证吗?”

“你为啥就想不明白呢,我跟二丫是小学同学,她跟我奶奶好,我又咋可能害她?”说实话,我很清楚这些话根本无法去说服王建国,即便他没有什么阴谋,只是为了给他闺女报仇,他现在已经近乎发疯了,根本不会听我的。

之所以这么说,我是在拖延时间,我必须给自己争取机会,不能就这么被害死在这里,当年的真相还没有弄清楚,真正害死我妈的凶手还活着!

“警察都说了,她身上留有许多你的痕迹,就算不是你,你也应该跟她陪葬!”王建国恶狠狠地说道。

我还没说话,那王孬蛋赶紧说道:“没话说了吧,张阳,你个孙子!上次半夜把我丢在外边,那仇我还没报,今儿个你落在我的手里,就好好的给二丫陪葬吧!”

突然,坐在纸马上的二丫,也微微地扭头看向了我,她好像有啥话要说,喉咙里咕噜咕噜的,却说不出话。

“好了,时辰到了,开始吧!”王建国喊了一声。

他们把二丫从纸马上抬了下来,我也被带到了坟坑前头,那坟坑里放着一口画有龙凤的红棺材,一口比平时要大上一倍的棺材。

“把他的衣服给穿上!”王建国说。

王孬蛋几个人拿来一套新郎的衣服,硬生生地给我套上了。然后,我就被他们给生生的摁在棺材里,二丫就被放在我的旁边。

一块一尺多厚的棺材板,咣当一声,死死地盖上,然后,就是棺材盖周围被钉上大洋钉的声音。

砰砰砰……

震得我一阵发懵。

一阵的喧闹声之后,外边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刚开始被关在这棺材里边,我疯狂的挣扎,想要去弄开那棺材盖,可是,我的劲儿还是太小了,根本没有办法撼动那棺材板一丁点儿,加上,后来钉上了大洋钉,又被埋上了土,就更没有一点儿希望了。

我叹了一口气,坐下来,一切都安静了下来,只要一安静下来,一切就如同死一般沉寂,这种感觉很可怕。

这时候,我又听到旁边有动静。

咯咯吱吱……

我能够感觉到,她坐了起来,那声音就好像是她僵硬的骨骼关节发出来的一样。

“阳……娃……哥……”

声音就在我旁边,她的喉咙里咕咕噜噜好一阵子,才说出了这三个字,我没有答应,只感觉她好像还要说啥。

又过了一阵子,她才说:“阳……娃哥,对……对不起……是我连累了……你……”

她说话很困难,那声音听起来也让人很不舒服,很恐怖。但是她突然这么说,真的让我很意外。至少,她这么说,肯定就是她的本意,是她自己的意识。

我定了定神,跟她说道:“二……二丫,真是你吗,这到底是咋回事啊,你爸咋会……”

“阳……娃哥……这……都是我的错,都是……我连累了你,你别怪我爸……他看到我没了……回去的时候他都快疯了……”二丫说话很费劲,她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我那个多年不见,而又突然出现的妈,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。

“二丫,那天的事,真对不起,我以为……唉,就是,二丫,那天你咋会在我家呢?”我问道,一直觉得这事蹊跷。

“那天……刚放假回来,我……去地择菜,想着给我爸做点好吃的……路上迷迷糊糊就……就不知道咋回事了,后来,我清醒过来的时候,就在你……”二丫渐渐地能说话了,至少比刚才好多了,只是她的语气很不连贯,声音听着也很怪。

“这么说,是有人害你?”我问。

“是!”她说。

“那结阴婚又是咋回事呢?”我问道。

“唉……都是误会,那个人并没有勾我的魂,只是,我自己的魂不完整,所以才会倒在你家,才害了你,都是我不好……”

“那天,我被抬回去之后,有个人告诉我爸……说找个跟我最亲近的人,给我喂七七四十九天活人饭,就能把我给救活。不过,那个人前天又来了,说只要找到跟我生辰八字相配的人,跟我结阴亲……不用等七七十九天,只要过了我的头七,我就能活过来。阳娃哥,当时那个人手里拿有你的生辰八字,他一算,正好相配,所以,我爸才会这么做。”二丫跟我说道。

也怪不得,那天我会看到奶奶在里屋给二丫喂饭,原来是想要救二丫。二丫话里的另外一个人,肯定就是我一直要找的那个人了。

“二丫,你说的那个人,你认识吗?”我问道。

“我当时一直屋里躺着,也动不了,没有看见他。不过,听那说话的口音,他肯定是咱们村的人,他的声音我听着……跟你爷爷年龄应该差不多。”二丫一边想,一边说,她说话已经流利多了。

“你能不能听出来是谁的声音?”我问。

“没听出来,他跟我爸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很小。”她说到这里,顿了顿,继续说,“阳娃哥,其实,就算不用这种方法,也能救活我的,只是我爸他一直觉得是你害了我,他才会这样做的。”

“还有别的方法?是啥方法,你告诉我!”我说道,如果我真的能够逃出去,我就可以用那种方法救活二丫。

她想了想,说道:“我头七晚上凌晨,用你的中指血,滴在我的肚脐眼里,你再对我吹一口气,借我一口活人气,我就能活过来的!只是……阳娃哥,你可能出不去了,这个棺材里到处画的都是古怪的符咒,根本等不到我的头七,咱俩都会魂飞魄散的。”

“啥,这么说,那个给你爸出主意的人,根本就没有想要你复活,对吗?”我问道,看来这王建国也是被人给坑了,我还以为,就算是我死了,还能救活二丫呢,看来,根本没戏,那个人要的是我和二丫一起死。

“是啊,对不起,阳娃哥,是我害了你!”二丫低声说。

“二丫,你别多想,咱俩这不都还没有魂飞魄散吗,没准咱们还能出去呢!”我说道,其实这话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,就现在的情况,咋出去?

正在这个绝望的时候,我突然听到外边好像有啥动静,哗哗啦啦的,那声音听起来好像是有人在挖坟!

“有救了!”我心中一喜,低声说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