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爷爷回来!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四十五章 爷爷回来!

2017-12-05更新

其实,现在的一切都在老烟杆的掌控之中,他这种人,本来应该收放自如,游刃有余,我是真的没有想到,我的这个问题会让他突然陷入这种暴怒的状态。

这真的出乎了我的意料!

同时,也说明这件事情况恐怕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,事情的背后肯定还有我猜不到的隐情。

当然,他出现了这种状况,也说明我的这个办法有用,我立刻就着这个问题继续追问:“不是你是谁?”

“我说了,不是我害的,我害了谁都不会害她……”老烟杆后边的话差点儿脱口而出,但他还是没说出来。因为,他冷静了下来。

但这也说明,我妈的存在,对于他来说很重要。

可是,这又好像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啊!

他冷笑了一声。走到我的面前,说道:“阳娃,小小年纪,不简单啊!”

这时候,那边的屋子里发出咣当一声。似乎是啥非常重的东西掉在了地上,那道门就抖动地更加厉害了。

老烟杆那张沟壑纵横的脸,一下子冲我凑了过来。

“阳娃,看来,不是我不想留你。是我留不得你!”他说道,一把揪住我的领口,要将我从那后墙上给扯下来。

稍微一动,那种叫人难以忍受的剧痛都会爬满全身,剧痛之下,我的意识都变得有些模糊。

可是,老烟杆没有停下来,他阴笑着,揪住我的脖子,把我的躯体用力往下边扯。

那种一点点撕裂的感觉,几次让我昏死过去,又让我清醒过来,最后,他将我的躯体丢掉地上,而我的魂魄就这么被钉在墙上,一样动弹不得。

老烟杆看着我的魂魄,就像是看到了某种绝世珍宝一样,他说道:“阳娃,你以为你爷爷给你找个女朋友是对你好,你以为你爸还有你那个师父救你也是为了你好。其实,他们都错了,他们根本看不透这个世界,他们更不明白,他的存在有多大的价值!”

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铜铃,一看就是那种无芯铜铃。

他拿着那种无芯铜铃,放在我印堂附近,就是那么一摇晃,叮铃叮铃作响,我的意识就开始恍惚,整个魂体也开始不受控制。

而这个时候,老烟杆把我肩膀上的那两把青铜匕首给拔了下来。

即便这样,我的魂体还是不能动,只会随着他那铜铃一晃一晃,我的魂体也跟着一晃一晃。

他带着我,朝着那个屋子走去。

都已经生锈的铁锁,被老烟杆拿手一捏就碎掉了。

门渐渐地开了一条小缝,刚才的那种呼喊声变得越来越清晰,那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同时也像是一个巨兽的声音,很恐怖。

他这是要拿我给那个东西献祭吗?

而正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,后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,他道:“杨先生,阳娃是谁你比谁都清楚,你真要害了他吗?”

这个我熟悉的声音来了。我真的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出现。

没错,这是我爷爷的声音,久违的声音。

老烟杆手上的铜铃也停了下来,他回头看去,我的魂体也渐渐地能动了。我爷爷走过来。一把将那个屋子的门给拉住,盯着那老烟杆说道:“杨先生,你也该醒醒了,我早就跟你说过,不让你留着它。你偏不听,你看看你,现在都变成啥样了!”

爷爷说话的时候,他的手中还拿着黄符,门被他关上之后,他把那黄符也给贴了上去。

爷爷一连说了两句话,这老烟杆才渐渐地回过了神来,他颤颤巍巍地说道:“张九千,你……你咋还能回来?”

很显然,爷爷的突然回来。吓到老烟杆了,这是他没有料到的事情。

爷爷没有回答,而是微微地一笑,他一把从老烟杆的手中夺过铜铃,那青铜铜铃在爷爷的手中。发出咯嘣一声,就那么被生生的捏碎了。

门被关上,贴上那张黄符之后,我爸的情况也好了很多。

他晃晃悠悠的,但总算是站了起来,不过,他看到我爷爷的时候,终极还是没有喊出那一声“爸”。

“你为啥还能回来,为啥?”老烟杆似乎很纠结这个问题。

“没有为啥,因为我有家,我的家不能没有我,这一点,你永远都不会懂的!”爷爷这么说道。

“是吗,既然你回来了,那就一起留在这儿!”老烟杆脸色一变说道。

他手上的两柄青铜匕首发出“嗖嗖”两声,冲着我爷爷的胸膛呼啸而来,而爷爷不为所动,只是微微地一个侧身,以很小的角度躲过了那两柄匕首。那匕首钉在墙上,我爷爷则一把将它们给拔了出来,紧紧地握在手里,片刻之后,那青铜匕首一点点变形,最后,竟变成两个木头做成的匕首,上边还有符文,这会儿冒着黑烟,掉在了地上。

他见这种方法不行,紧握着那连阴锥,冲着我爷爷的眉心就戳了过去。

老烟杆的速度不慢,他像是要和我爷爷拼了的样子,我爸想要拦住他,却完全没有跟上。

爷爷居然还是不紧不慢地看着,在老烟杆几乎要触碰到我爷爷的时候,他的手上动了一下。老烟杆的整个身体都扭曲了,一个趔趄,扑了一个空。

中间没看清楚是咋回事,就瞅见老烟杆扑了个空,撞到了那屋的门上,突然,一口黑血就喷了出去。

而他的那口黑血,正好就喷在了我爷爷刚贴的那张黄符上。

一瞬间,黄符就开始冒黑烟了。

那屋子里的东西又一次躁动起来,它躁动的越厉害。那张黄符就烧的越厉害。也就是眨眼间的工夫,一张黄符变成灰烬掉在了地上。

老烟杆擦了一把嘴角的黑血,一脸狞笑,一个翻身就朝另外一边的墙角跑去。

爷爷一看,那黄符被毁了。立刻从自己的袖口里边掏出了第二张黄符,他快速的冲过去,可是,到那门口的时候,那个门开了一条缝隙。

还没等爷爷关门把黄符给贴上去,里边竟伸出了一条黑黢黢的胳膊,一把揪住我爷爷的肩膀,他整个人都被扯了进去。

我的位置,又一次看到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,很邪性。

“爷爷!”我大喊一声。

爷爷被扯进去之后。那屋门咣当一声死死地关上了,我爸想要过去把门撞开,可是他那种强悍的力道,竟然都撞不开一道木门。

我也害怕起来,真担心爷爷会出事。

“你们放心,进了这道门,还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的!”老烟杆在旁边的角落里,一脸阴险地说道。

我爸又连续尝试了好几次,都没有一点儿作用。

“成武,别白费力气了,他回来了有啥用,还不是照样活不成!”老烟杆说道,这时候,他又一次拿起了那杆烟袋,他这是又要对付我爸。

我朝着他冲过,他冲着我喷了一口黑烟。

那黑烟很臭,甚至比那天烧红棺材时候的气味还要难闻,这老烟杆的口味还真够重的!

我被熏得够呛,旁边我爸想要冲过去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只要他的这种烟散发出来,我爸就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一下子摔在了地上,跟刚才的情况一样。

紧要关头,屋外一阵阴风呼呼作响,屋里的东西也被刮的乱飞,刚才那老烟杆喷出来的黑烟,被一阵清风瞬间给刮散了。

在上屋门口,我师父穿着一身黑色的道袍站在那里,他看着老烟杆,目光冷厉。

“你终于肯现身了!”老烟杆阴邪一笑。

我师父根本不理他,走到我旁边,又看了看那边墙角我的躯体,还有我魂体上的两个口子,他说道:“徒弟,受苦了!”

“有你这样一个缩头乌龟的师父,做徒弟的能不受苦吗?”旁边的老烟杆竟还敢这么说,这确触怒了我师父。

我看到师父的脸色都变了!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