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对那个屋子下跪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四十四章 对那个屋子下跪

2017-12-04更新

我就这么被死死地钉在墙上,根本无法动弹,只要稍微动那么一丁点儿,就会痛的像整个肩膀都碎了一样。

伤口并没有流血,但是钻心的疼,我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。

我的余光,扫了一眼,那青铜匕首看起来眼熟的很,那就是当时伤了我爸的那种匕首,果然是他。

我爸也说过,这种匕首不伤躯体,伤的是魂魄,其实,这比伤在身上更疼上几倍。现在的我,其实是魂魄被钉在墙上,如果我去拼命挣扎,魂魄和躯体没准就会在我不经意之间分离开。

“阳娃,感觉咋样?”老烟杆一脸阴笑地看着我问。

我没有理他。其实,也是我自己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了,剧痛让我额头上的冷汗是一层一层的,我的半边身子都没法动弹。

可是,他害了小甜,小甜的仇没报。我不能就这么死在他的手里,绝对不能!

我紧紧地咬着牙,突然想到了那天夜里我爸受伤的情形,他一把将青铜匕首拔出来,那是何等的英雄气概!

想到这里,我深吸了一口气。忍着剧痛,一把去握住那把匕首!

“真不愧是他的儿子,一样有骨气啊!”他一边说,一边手上已经开始有了动作。

在他还没有说完的时候,他手上又是微微一动,一道寒光闪过。

还没等我把左肩膀上的青铜匕首拔出来。另外一柄青铜匕首嗖的一声飞过来,从我的右锁骨之下而入,也钉在了墙上。

“啊……”

疼入骨髓,我不由得一声惨叫。

这样下来,我整个人就挂在了后墙上,两个肩膀都被紧紧地钉着,半分都动弹不得。

“阳娃,你杨爷爷我从来都没有想要杀了你,我也希望你好好的活着,可是,你为啥就那么犟呢?”他走到我的面前,盯着我说道。

“你要真的希望我好好活着,就不会害小甜。杨天化,我张阳从来都不认识你,我心里的那个杨爷爷,早已经死了!要拿我的魂,你就拿去,你不用把自己说的那么仁慈,一个都要死的人,就算是听了你的这些废话,还有意义吗?”我冲着他说道,把脸扭到一边,根本不想看这样一个丑陋的杨爷爷。

“好,那我这就成全你!”老烟杆怒吼一声。从自己旁边的桌子上拿出了一把锥子,握在手里,就是那种连阴锥。

他紧握那种锥子,冲着我的眉心之处就戳了过来。

速度极快,我被钉在墙上,别说躲避了,连动都动不了。正在这个时候,上屋门发出一声爆裂巨响,整个门都掉了,冲着老烟杆就砸了过来。

老烟杆只顾着躲避,他手上的连阴锥也停了下来。

门板砸在一边的墙上,摔成了两半儿。

在门口,我看到我爸站在那里,他看了我这边一眼,问道:“阳阳,你怎么样了,没事吧?”

我的上半身都动不了,只能很勉强的说道:“爸,我没事,你小心,他害死了小甜,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!”

看到我的样子,我爸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他朝着这边走过来,看着老烟杆,眼神之中透出一种可怕的精光,那就是杀气。

老烟杆站在那里,看着我爸,却只是微微一笑,很显然,他根本就不把我爸放在眼里。他说道:“成武。你不是我的对手,我不想杀你,你走吧!”

“放了我儿子,我就走!”我爸冷冷地说道。

“这是你儿子自己选择的,他走不了了!我劝你一句,在我想要杀你之前。赶紧离开,免得……”

还没等老烟杆把话说完,我爸就已经冲了过去,他的速度极快,那老烟杆甚至都没有料到,他一拳头砸在那老烟杆的胸膛上。老烟杆一下子倒飞了出去,重重地砸在里屋的床上,哗啦一声,连那里屋的床都塌了。

我知道我爸的力气很强悍,不然,也不可能一个人单手开了二丫的大棺材。但是,我没想到他能够强悍到这种程度,不知道这一下,那老烟杆会咋样。

里屋的床里边有半分钟都没啥动静,我甚至怀疑,是不是我爸那一下,直接把老烟杆给弄死了。

可是。很快里屋又有了一些动静。

我看到老烟杆从破床的废墟里边爬了起来,他看起来没一点儿事,而且还很随意的扑了扑身上的灰尘,去旁边拿了自己的烟袋锅,装上一锅儿,抽了一口。

“成武。我不想跟你动手,识相的,赶紧走吧!”老烟杆说道,被那么砸了一拳头,他看起来竟是一点儿事都没有的样子。

“就算走,我也会带我儿子一起走!”我爸说道。

“你还真是他亲爸啊!你要这么说,那就别怪你杨叔我不客气了!”老烟杆说完,他的脸色突然一变,一口气将那一锅儿烟叶给抽到低。

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,一缕青烟四处缠绕,突然,对面那屋的门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,眼看着里边的东西就要出来了一样。

与此同时,我又一次感觉到那个屋子里好像有啥东西在喊我,我甚至能够隐约听到它的叫喊我的名字。

那是什么?

除了这个之外,那屋里传来的还有那种咕咕噜噜的声音,很怪异。

我爸原本还站在那里,可是这种声音一从那屋里传出来,他就一下子跌在地上。他努力的撑着自己的身体,额头上瞬间起了一层汗珠子,冷汗顺脸下流,即便是这样,他整个人还是不由自主地朝那个屋子跪了下来。

扑通一声,是五体投地的跪了下去!

“咋样,成武,都这么多年了,难道你还不懂,要想在我面前站起来有多么难?”老烟杆得意地说道。

我爸浑身发抖,冷汗淋漓,根本说不出话。

在这里,他的这种反应变得更加可怕,更加难以控制压抑。

同时,我也看出来了,我爸给下跪的也不是他老烟杆,而是那个屋子,确切来说应该是那个屋子里的东西。

它到底是啥?

那屋的门剧烈颤抖着,整个木头门本来就不那么结实的样子,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会被震碎垮掉。

我爸在努力的抵抗着,可他连站起来都很难,老烟杆拿着那把连阴锥,朝着我爸走去。

“爸,你别管我。你快走啊!”我看到这一幕都懵了,有些不受控制地冲着爸大喊,只要他走,他离开这个地方,就一定会没事的。

“阳娃,都这个时候了,谁都走不了!”老烟杆头也不回地说道,走到我爸那里,他那连阴锥冲着我爸的后脑勺上戳了过去。

我师父到现在都还没有现身,他到底在做什么?我真希望师父能来,他来了,我爸就有救了。

在这种紧要关头。没有办法了,我只好冲着老烟杆大喊了一声。

“住手!”

“阳娃,没用的,别多想了,你那师父就是个缩头乌龟,他来不了的!”老烟杆说。

“你先等一下。我跟我爸都已经落在了你手里,要我们的命是你迟早都能做的事。就是,这些年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清楚,能不能我问完这个问题你再动手?”我这么说道,只能尽力的拖延时间。

没想到,他真的停下来,回过头,看着我冷笑着说:“阳娃,我知道你啥目的,不就是想拖时间!不过,你喊我杨爷爷喊了这么多年了,就要走了。你想问啥就问吧!”

“好,那我问你,当年我妈,是不是你杀的?”我这么问道,因为现在已经弄清楚给我爸下咒的就是老烟杆,那么害死我妈的,十有八九就是他。

“阳娃,你这话问的糊涂啊,我咋会害你妈呢?”他竟这么反问道。

“是吗,可是,我听说,当年因为一些误会,我爸喝醉酒,本来没有醉到那种六亲不认的程度,更不会动手去打死我妈!但是,你在暗中做了手脚,偷偷地给我爸下了咒,才弄得我爸失手打死了我妈,我说的没错吧?”我问道。

“你懂个屁,害死秀玉的不是我,也不可能是我!”老烟杆突然就怒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