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河里的一张脸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三十八章 河里的一张脸

2017-12-03更新

外边太黑了,爸手上有个小手电筒,也只能照亮这漆黑夜色下的一小片区域。

刚出门的时候,我的确听到院墙那边有点儿动静,不过,漆黑一片,我往那边瞅了一眼,也没看到是啥,我估摸着应该就是师父说的,那个偷听的小鬼。

出了大门,抬着师父的躯体,一直往西边走,过去那片山茱萸林子,有个岔路口,再往南走。

这条路相对比较偏僻,附近都是自留地,地里头大都是种菜,我家葱地就在这边。附近没啥人家,不容易被村民们瞅见,但更适合被人跟踪。

这是我们事先商量好的一条路线。

走着的时候,我就感觉附近的林子里有动静,那动静很小,但十有八九就是跟踪我的那些东西。

我们出门之后。师父的魂魄,应该也在后边不远处跟着的。

刚开始的时候,没啥问题,我和我爸都按照计划进行。到后来,到了越来越偏的地方,就开始有许多荒坟堆了。那些荒坟堆上有动静。

今儿个晚上没月亮,但也不是啥都看不到的,我扫了一眼,发现坟地里头,一团团黑乎乎的东西,慢慢地爬了出来。就那么远远地跟着。

它们好像都在伺机而动,好像都在盯着我。

夜色清冷,阴冷的风在脖子上来回缠绕,如同冰凉的小蛇一般。

一直走,快到小河边的时候,附近差不多跟了有十几只阴魂了。师父跟我讲过,它们这些阴魂其实都没啥自己的思维,但是,对人的魂魄和阴气非常敏感,特别是我这种体质的,它们一路跟着,肯定还是想要上我的身,想要吸食我身上的阴气。

河水属阴,河边又种有许多柳树,所以,师父也说了,从河边过的时候,要格外小心。不到万不得已,他不会现身,他一旦现身,因为气场过于强大,计划肯定就会彻底泡汤。当然,这是师父的原话。

到了河边阴气重的地方,那些阴魂就更大胆了。原来都只是远远的看着,这会儿开始越靠越近,甚至,有几只还挡在了河边的去路上。

这是条小河,没有桥,只有过河的大石头,得踩着石头过河。

那几只阴魂挡在河边,意思很明显,这是不让我们过河了。

爸回头,低声跟我说了一句:“就当没看见,脚步放低一点儿,走!”

我点头,俩人抬着师父的躯体,直接往那边走去。那些阴魂开始有些躁动了,甚至,还听到它们咕咕噜噜的说了些啥,一点儿都没有要让开的意思。

我爸停了下来,他盯着那些阴魂,口中竟也说了一些我根本听不懂的话。

爸说的那些,跟刚才那些鬼魂咕咕噜噜地声音差不多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肯定就是阴文了,我是没想到,我爸竟然也能说阴文。

他说了这几句话之后,那几只阴魂显然也是一愣,竟缓缓地扭头,朝着河里边看去。不过,它们就只敢瞅了一眼,就慌慌张张的跑了。

我想着河里有啥呢,准备往河里看。我爸却低声说道:“阳阳,别往河里看!”

我赶紧转移自己的视线,恐怕不是刚才我爸的那句话吓跑了那些阴魂,真正的原因,应该是河里有更厉害的东西。

阴物这种东西,绝对不能跟它打上对眼儿。我跟着爸,闷头朝前边走去。

河里边的石头,因为常年湿润,长有很多滑腻的绿藻,踩在上边一不小心脚下就会打滑。如果,不往脚下看。要是踩偏了,没准就会跌倒水里边去。

跟着我爸,快走到河中间的时候,我感觉那块垫脚石有点儿低,怕踩偏了,往脚下边瞅了一眼。

这一眼,我还扫见了水里边的一个东西。

光线暗,水里头有个白色东西,浮浮沉沉的。人就是这样,越害怕,就越好奇越想看,而且。这种行为还都下意识的。

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咋了,本来看垫脚石,结果偏偏冲那白色的东西瞅了一眼。

这一瞅不要紧,我看见的竟是一张被泡的有些浮肿的脸,一张小孩的脸。

我被惊了一跳,手上的麻袋差点儿就松了。一把紧紧地揪着。本来想把视线挪开,可是整个人却有点儿僵硬,我瞅见,水底下那张小孩的脸,正在冲我笑。

我一下子想起来,爷爷说的那个事,东村赵家被淹死的那个娃娃,才六岁多,好像就是在这儿被淹死的。

“大哥哥,天太热了,下来玩儿吧,可凉快啦……”

一个小孩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的,缠绕着,入了我的脑海里边,一直回荡着。我的脚下也开始有点儿挪不动步子,整个人都开始不受控制,竟不由自主地,向河里抬起了一只脚。

“阳阳,你干啥呢,赶紧走!”我爸低声厉喝道。

他这一声吆喝,低沉而富有力道,让我在那一瞬间脑子里边清醒了不少。我感觉好点了,赶紧把自己伸出去的脚给缩了回来,抬着师父的躯体,往前走。

“别走啊,大哥哥……”

还是那个声音,就跟在我后边。

“阳阳,别胡思乱想,不管听见了什么,就当听不见!”爸给我交代,他跟我说完了几句话之后,甚至还朝着河里边叽里咕噜地说了些啥,像是在呵斥那小孩子。

不过,这好像没啥用,那小孩子还在跟着,我的余光能够扫见河里边那张惨白的脸。

爸在前边加快了步伐,我也快步跟上。

可就在这时候,我突然感觉被啥东西给抓住了脚脖,那东西猛地一扯,我整个人一个踉跄,一屁股摔在大石头上,差点儿就跌到水里头。

手里边已经拽不住那麻袋了。一下子就松了,而这个时候,我爸微微的矮下身子,一个快速的翻身,一手撑着大石头,一手愣是将整个麻袋给提了起来,然后,他一个人把麻袋给扛在了肩膀上。

还好,没把师父给丢到水里边!

我正要爬起来跟我爸走,却还没有用力,就感觉整个人被啥东西给拖着,往水里头滑了一截。半条腿淹在了水里。

我一把抓住大石头,感觉水下边好像有只手,死死的卡着我的脚脖儿,没有一点儿要松开的意思。

我爸那边也腾不开手,他问我:“阳阳,玉佩带了没有?”

我这才想起来。爸给我的那块玉佩能对付阴魂,可是往脖子那里一抓,才发现,今天给师父行拜师礼,换衣服,给落在洗澡房里了。

我心说糟了,我怎么能那么粗心呢,真有点儿想抽自己。

一阵阴风,我整个人都打了个冷战,一下子又往下边滑了一截,别看那么个小孩儿,力气倒是不小。

不过。就在下一秒,他就毫无征兆地松开了我的脚脖儿。

我还以为是师父来了,还想着把师父的计划给弄砸了,没想到扭头一看,竟是那个江雨蝶,她一脸愤怒的看着水里的小孩,那小孩被吓得不轻,躲在水里不敢出来了。

她把我从水里边给拉了出来,我跟她道了声谢。

江雨蝶说没什么,然后,跟水里边的小孩说了些什么,那小孩浮出水面,好像有点儿委屈的样子,点了点头,就又一次沉入了水里头,不见了踪影。

过了河,我问她,那小孩到底是啥?

江雨蝶说,这小孩子是两星期前下河洗澡被淹死的。

我算了一下时间,是东村那个小孩。

江雨蝶还说,这小孩死的很无辜,他是被人害了,死的很惨,所以,阴气很重。这条河里以前就有个水鬼,但是,以前的水鬼好像是从哪儿知道了个办法,给这小孩下了咒,让他成了这河里水鬼的替死鬼。

江雨蝶在前几天遇见过他一次,这小孩子虽然成了水鬼,但是有灵智,能听懂她的话,刚才江雨蝶跟他说我是好人,他也就走了。

说完了这个,江雨蝶就走了。

再往南坡那边去,路就越来越不好走了,野草梢子很深,还是我跟我爸抬着师父走。差不多快要走到西坡根的时候,我听见后边一个人问:“阳娃啊,你们这大半夜的,这是去干啥呢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  • 发表评论
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