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本地城隍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三十七章 本地城隍

2017-12-02更新

“我刚才到阴司那边走了一趟,查了这个人的底细,他的确是阴间的人,而且,他还在你们高山县担任城隍爷。”师父说道。

我还以为我听错了,惊讶得很,就老烟杆那样的人,还能当城隍爷?

不过,师父已经去阴司那边确认过了,那肯定不会有错。

那种黑色的轿子,的确是阴间的,也是他这个城隍爷的轿子,那些戴着面具的人,肯定是城隍爷的小鬼。

再想想爸去二丫坟地救我的时候,一定是老烟杆先给王建国的一张符,让他招来阴魂,然后,再弄来黑轿子迷惑我。他再出来救人,还灭了自己一个替身,从而把自己给洗干净,他可真会演!

“师父,既然他是城隍爷,那他不好好的在他庙里待着。一直在我们村住着干啥?”我问道,虽然难以置信,但事实就摆在眼前。

“很明显,这答案在你身上。”

师父看着我,上下打量了一番。

他说的不错,老烟杆在这里留着。的确是为了我。不过,他不让我通过阴阳调和变成正常人,也不让别人伤到我的性命,这本身就是很矛盾的事情。

在我的印象里,城隍庙里供奉的城隍爷,应该是那种受人香火供奉。给人办好事的,这应该挺符合我以前认识的那个老烟杆。

可是,最近发生的事,让他原本的形象在我心里彻底崩塌了。

“师父,他是城隍爷还能做出那种事?”我问道,因为,这城隍爷也算是个阴间的鬼仙,咋会害人呢?

“连土地爷都敢杀,这确实不正常,所以,你师父我才会亲自下来调查!”师父说道。

他这句话好像是下意识说出来的,亲自下来调查,就足以说明,他肯定不是个小小的土地爷,也肯定远在老烟杆那城隍爷之上。

不过,城隍爷上边还有啥,我还真不太清楚。

师父说了,类似这种事情,在阳间不要乱问,也不要乱说,所以,我也只是那么想想,没有开口。

“要是这么说,师父您是不是已经查到杀土地爷的凶手就是杨爷爷?”我问道。说实话,我没想到老烟杆能有那么大本事。

“这一点还很难确定,我这边没有足够的证据,不过,应该就是他没错的。”

师父喝了口水,继续说:“土地爷被杀那件事很诡秘,具体发生了什么,又是什么原因,都很难查到,零星的线索都很少。而且,你们这个高山县实在是太乱了,阴司那边,连你们这里以前任职的那个土地爷的资料都查不到,甚至,连名字都不知道是什么,本来都应该有备案的,可是全被毁了。”

他提到这个显得有些气愤。

要是照这么说,事情还真就不太好办。

师父是阴间的,他不是那种专横的人,凡事讲求一个证据真相,肯定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对老烟杆下手,更何况,这个人还是我们高山县的城隍爷。

我叹了一口气,爷爷当时都说过,你杨爷爷这个人看不透!

话说到这里,师父就起身,他让我回屋睡觉,养足精神,等到晚上,好出去救人。

计划是这样的。我们走之前,师父交给我奶奶一张黄符,让她贴身带着。奶奶在整件事情之外,她不知道啥意思,但是,她这人迷信的很。也怕我妈,爸跟她聊了两句,她就把黄符拿着了,还特意弄了个荷包,贴身带着。

师父的黄符,可以保护奶奶。而且,一旦奶奶这边有啥情况,他能够第一时间知道。

这一点安排好之后,他让我爸去准备个麻袋,必须是那种很大的麻袋,能够装下一个人的那种。

我爸不太理解师父是啥意思,奶奶帮着在家里找了一阵子,也找不到。

师父想了想,就跟我爸说,让我爸去出去借。去借的时候要悄悄地,假装怕被别人看到,但还一定得被别人看到。

而且。尽量把那几户有大麻袋的都给借一遍,完事之后,再抄小路回来。

我明白了,这老烟杆是个会演戏的人,但是今天,我师父要给这个会演戏的人。演一出好戏。

不过,这借麻袋和我们晚上的救人计划能有啥联系,弄个麻袋,我没感觉像救人,倒像是要干坏事一样。

我问师父,师父说,等天黑了,我就知道了。

就这么被师父吊着胃口,天也太亮了,一下午也没睡好。等到傍晚的时候,我过去叫师父,师父在我爷爷那屋休息,我喊了几声,他却没有一点儿回应。

我还以为是他睡的太死了呢,可是,一看他的脸,被吓了一大跳。

他的那张脸铁青铁青的,嘴角还淌着一点儿黑血。

看到这个,我被吓得心里边直突突,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一点,也不太敢去摸师父的鼻息和脉搏,当然,我也在想,师父他那么厉害,他不会出事的!

我大喊了一声:“爸,你赶紧过来,出事了!”

我爸也慌慌张张地来了这屋,他一看,脸色也是一变,他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就在我都已经慌了的时候,却感觉到旁边一阵清冷,整个人打了个冷战。

突然间,一只冰冷的手,搭在了我的肩膀上。

我被吓得差点儿叫出来,赶紧躲开,条件反射的往回瞅了一眼。可是,一看,我竟看到是师父在我背后,他正冲我偷笑呢。

我都无语了,我师父他还真是没正形儿的,拿这个捉弄我,有意思吗?要知道。刚才看到他突然出事,我都快被吓哭了。

不过,师父倒是问我:“怎么样,师父做的像不像?”

我知道师父会做纸人替身,我以为这个也是纸人替身,他说话声音很低,我也不由自主的压低声音,同时,也有些无语地说:“像啊,师父,我还以为你真出事了,你弄个替身吓我干啥?”

“什么替身。那就是我的躯体!”师父拍了一下我的脑袋,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。

“啥,真是师父您的躯体,您这是咋了?”我完全想不通是咋回事了。

“别瞎猜了,脸上是我抹上去的青灰,嘴角是鸡血。假的!你那个杨爷爷的催命符害死人,死相就是这样。而且,被那张催命符害死的人,连魂魄也会被驱散,我现在让魂魄离开身体,这具躯体完全可以以假乱真。”师父说道,他看着自己的躯体,一脸满意的表情。

“哦……是这样啊?”

我这才算是明白了,这就是师父的计划,他是要拿这个去套老烟杆。

“对,就是这样,你刚才那句。爸,你赶紧过来,出事了!喊的不错,我想外边肯定是有东西听见了!”师父说。

“有人在外边?”我问。

“不是人,他才不会自己来偷听的,他应该是驱了自己的小鬼过来偷听的。就从你爸出去借麻袋开始,到现在,那东西一直在你家附近躲着呢!等会儿,你们两个把我的躯体装到麻袋里边,往你们村南坡那边抬,尽量往偏僻的地方弄。一路上,你俩要装作很小心,特别是你,张阳,一定要装出很害怕被别人发现的样子,多往四周张望。这样做,一来可以显得你很慌张,二来也可以悄悄地看看,那个人是不是跟着,懂吗?”

我和我爸,俩人一起点头,爸过去把麻袋给拿了过来。

师父,又想了想说道:“如果我没算错,你们两人带着我的躯体,过去河,快到南坡根的时候,会碰见一个人。”

“是不是杨爷爷?”我压低声音问道。

“对,我这傻徒弟,终于开窍了啊!”师父笑着说,示意我们开始准备,等会儿,他会远远地跟着我们。

师父交代完之后,我和我爸俩人一块儿,把师父的躯体给装到了大麻袋里。

这会儿外边天都已经黑了,不过,师父还是让我们再稍微等会儿。

今天晚上是阴天,外边差不多黑到都要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,我和我爸俩人,抬着师父的躯体出了门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