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忏悔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四十二章 忏悔

2017-12-04更新

这印章一样的东西肯定能够代表他的身份,师父拿过去一看,念道:“木川乡土地何远之印。”

没错的,我们这个地方就是高山县木川镇,在没有乡改镇的时候,那就叫木川乡,现在还有很多人这么叫。

这么说来,这个水鬼就是那个被杀掉的土地爷,如果有他的指证,再加师父调查出的那些线索,肯定就能够治了老烟杆的罪。

师父把那枚土地印给收了起来,那是很重要的证据。

然后,他看着那个水鬼说道:“我问你一些问题,如果是你就点头,如果不是你就摇头,听懂了吗?”

水鬼点头,看着我师父。

师父想了一下,问道:“杀了你的人是不是杨天化?”

那水鬼没有任何犹豫连连点头。师父说很好,正准备问他第二个问题的时候,这水鬼的脖子里头突然发出咕咕噜噜的声音,突然,它狠狠地掐住自己的脖子,倒在地上疯狂地挣扎起来。身上也开始冒黑烟儿。

也就是十几秒钟的工夫,这水鬼就变成了地上的一滩黑水,那黑水滩里,还有着一张漆黑色的符纸,上边有血色的符文。

这发生的太快了,根本是无法挽回的。

我爸眉头一皱。问道:“张师傅,它这是怎么了?”

我师父说道:“这个水鬼本来就是土地爷变的,土地爷又是杨天化所杀,水鬼肯定不会心甘情愿的帮杨天化,杨天化就用这种方法威胁它,只要他说出真相就会变成这样。不过。它心里埋藏着太大的冤屈,也不甘心就那么魂飞魄散,才会有今天它拿出土地印的这一幕。”

说到这,我想起我爸那两次出现的问题,他会不会也是被老烟杆给下了这种咒呢?要真是这样,我爸岂不是很危险!

师父看了地上那一滩黑水,像是对那水鬼说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的死没有任何的价值!”

说完了这个,师父从那纸人的旁边找到了那根连阴锥,他看了看,说道:“这个也是证据,毁掉土地神位的就是这跟连阴锥!”

师父把东西收拾好,我们三个人就离开了南山沟。

从南山沟出去,直接去了二丫的坟地。

还没到地方,远远地就看到有一个人在挖坟。

距离远,也没看出来挖坟的是谁,我担心他会对二丫不利,冲着那边大喊了一声:“谁在那干啥呢?”

那个人被吓了一大跳,撂了铁锹,拔腿就跑。

我跟我爸,冲着那边就追了过去,不过,那人跑的很快,旁边又都是树林灌木丛啥的。这是夜里,一转眼的工夫就不见了人。

二丫的坟被挖开了,棺材板露出了一半。

我跟我爸在周围找了一阵子,也不见那人的踪影,我问道:“爸,刚才那人会不会是王建国?”

爸摇了摇头,他也不知道,夜里太黑,确实也看不清。

也没管那么多,拿着旁边那人丢下的铁锹,开始挖了起来,不大一会儿,就把二丫的棺材给整个挖了出来。

还是我爸,一手撑着棺材板的边缘,一声低吼,整个棺材板就起来了,然后,他再一用力,一把将那棺材板给撂到了一边。

我听到旁边林子里头有动静,我提示了我爸,我爸则低声说:“别管他,没事。”

毕竟,我师父也在不远处看着的,藏在暗处那人也做不了什么的。

棺材里边,二丫安静的躺着。

因为这棺材很大,我和我爸俩人都跳下去,地方还是很宽松的。按照之前二丫给我交代的方法,需要用我的血和我的一口活人气。

第一步,我得把我的中指血滴在她的肚脐眼里。

这一步有点儿难度,虽然我跟她发生过那种事。可是那次毕竟我以为她是小甜,跟这次的情况是不一样的。

“爸,我……”

“阳阳,你不来,难道让你爸我来啊,赶紧的。你这是在救人,不是别的!”我爸对我低声吆喝道。

我还是有些犹豫,可是,我不这么做,就没法救活二丫。

我只好深吸了一口气,一咬牙。把自己的中指给咬破,把她的衣服给掀起来,只扫了那么一眼,确定她肚脐眼的位置,用力一捏自己的指尖,一滴血就滴了进去。

我把她的衣服给弄好,她也开始有了一点儿反应。

差不多,过了两三分钟之后,二丫渐渐地开始坐了起来,只是,她的目光呆滞,没有神儿。看起来怪怪的。

在她看到我之后,她问:“我这是死了,还是活着?”

我没有多想,直接回答:“你叫王二丫,你当然是活着的!”说完,我还冲着她的脸吹了一口气。这是师父交代的。

在我吹气的时候,她深深地吸了那么一口,一瞬间,她的那双眼睛就有了神儿,不用问,她一定是没事了。

缓了一阵子之后,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阳娃哥,二丫这辈子欠你的!”

我对她说:“二丫,你别这么说,这事也不能怪你,你也是受害者。”

我和我爸跳上去,把二丫也给拉了上去。

正在这个时候,旁边的林子里突然窜出来一个人,那人过来,竟一下子抱住了二丫,哇哇地哭了起来。

一个大男人,哭得跟个孩子似的。

这正是王建国,没想到那天他被那些阴魂给围在树下边,竟然还能够活着。其实,他这个人没什么大恶,就是个彻头彻尾被老烟杆利用的人,差点儿还因为自己的无知害得二丫魂飞魄散。

既然二丫都没事了,她爸王建国也找来了,我跟我爸就准备走了,本来也就没有啥不共戴天的仇恨,我也不想去计较。

可是,才走出去几步,那王建国却喊道:“阳娃,你先别走!”

我爸的第一反应,回头就冲那王建国瞪了一眼,他说道:“姓王的,你搞清楚,是我儿子救了你家闺女,你还想怎么样?”

我拦住了我爸,冲他微微地摇了摇头。

王建国抹了一把自己的眼泪,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,这几天没见他,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了。

我爸把我给拦在身后,我对爸说:“没事的!”

爸还是不放心,紧紧地握着拳头。

王建国到我跟前,看着我,没有说出去话。竟冲我扑通一声跪了下来。他趴在地上一连给我磕了好几个响头,脑袋砸在地上咣当直响,我赶紧把他给拉了起来,他额头上都出血了,可是,他被我拉起来之后,又冲着自己狠狠地抽了几大耳刮子,拦都拦不住。

他一点都没收着,几巴掌下来,脸上抽了几条印子。

“阳娃,我不是人啊!”他哭了,我知道。他对自己以前做的事后悔了,也是发自内心的忏悔。

这样的人,又有什么不能原谅的呢,更何况,他还是我奶奶的弟弟,我的舅爷。

“舅爷。没事,都过去了,以后你带着二丫,好好过就行!你是咱村的村支书,应该给咱村多办点事儿,这比啥都强!”我说道。

王建国说没问题,这大半夜的,也不能搁这儿干站着,我就跟他说,让他带着二丫赶紧回去,早点儿休息。

二丫又一次向我道了谢,才跟他爸走了。

不过。才走出去几步,王建国又停了下来,他慌慌张张地跑过来,低声跟我说道:“阳娃,我有点儿事想跟你说下!”

我就问道:“舅爷,啥事?你说!”

王建国往我这边凑了凑,低声说道:“我知道你那小女朋友的魂被关在哪儿,我那天扒着他家门缝儿瞅见了。”

我还担心着小甜呢,一听这话,我立刻问道:“在哪儿呢?”

“就在他堂屋右边的那个屋里,我亲眼瞅见老烟杆手里拿着个铃铛,晃晃悠悠的把她给引了进去。你那小女朋友好像很害怕那个屋子,不过,后来咋了我没瞅见,那时候,你正好过去了,我就跑了,你女朋友是不是穿那种蓝白色的格子裙?”王建国低声说道。

原来那天我去老烟杆家里试探,那个扒门缝的人是他啊!

他这么一说,我有些担心,他跟我又交代了几句就走了,我跟我师父说了一下,师父说道:“走,咱赶紧过去,你杨爷爷被我打散了一魂,如果他会下三茅的那种禁术,他很可能会对你那小女朋友不利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