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连阴锥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四十章 连阴锥

2017-12-03更新

师父没有说话,只是那么看着老烟杆,看来师父的现身也并不是被迫现身,而是他觉得时机到了。

可是,老烟杆显然还是没有要承认的意思,到这种关头上,他甚至还在装傻。

“杨天化,我到底是死是活,在你的心里头不应该早就有答案了吗?”师父问道,他朝着老烟杆那边走去。

“你说的啥意思,我……我听不懂!”老烟杆又看向我,看起来有些生气地说,“阳娃,你跟我说说,这大半夜的,跟一个外人一块把你杨爷爷我给骗到这山沟沟里,这是要干啥呢?”

我不知道该咋说,虽然已经知道杨爷爷做了很多坏事。但是,真正要拆穿他的时候,又感觉他很可怜,又有些不忍心。

“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,没有人要骗你来。也没有人要你来,是你自己跟来的!”师父一笑,一语道破其中的关键。

很显然,这句话戳到了老烟杆的要害,他张了张嘴,却又哑口无言!

“既然。你不愿意说,那就由我来说给你听听,怎么样?”

师父顿了顿,不等老烟杆说话,他就说道:“今天下午,张阳带着我在你们村走了几圈。这引起了你的怀疑。你是个很谨慎的人,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,所以,下午又去了张阳家里。而且,你还趁着我休息的时候,突然袭击,还给我下了一道催命符。然后,就是张成武出去借麻袋的事了,很显然,你知道催命符起了作用,就驱了小鬼,一直在张阳家的大门外头盯着。”

师父说到这里,走到老烟杆的旁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晚上,你那小鬼听见张阳一声惨叫之后,就回去跟你报信了。可是,你觉得不太对,因为下午张阳的父亲就去借了麻袋,怎么大晚上了,张阳才发现我出事?所以,你越想越担心,怕万一我没有死,所以。就一路跟着。一直到偏僻的地方之后,你再现身,假装为了他们张家好,要给我验尸。验尸完毕,你还不放心,还要烧了我,我灭了你的火,你却要用连阴锥钉了我的魂。你这个人,真是心狠手辣到出乎我的意料!”

从一开始的一脸无辜,到后来的有些慌张,随着师父的讲述,老烟杆极力隐藏自己的壁垒,也正在一点点的崩塌。

老烟杆又一次看向了我,那眼神竟有一些落寞,他又问我:“阳娃,这……这就是你跟这个外人给我下的套?”

他每次无法回答问题的时候都会问我,不是问我爸,更不是问我师父,因为他很清楚,我在这三个人当中,是最容易心软的。

可是,他勾了小甜的魂,甚至还有心要害我师父,他的罪过已经不可容忍!

我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杨爷爷,真的,没有人想要给你下套,没有人想要那么做。我也不想看见这样的你,看见你,我就感觉我小时候的那个杨爷爷已经消失了。”

“阳娃。怎么会呢,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吗?”老烟杆问。

“你以前不是这样,以前的你,不会害人!”我说道。

他叹了一口气说:“阳娃,有些事你不懂,你杨爷爷我这么做。可都是为了你啊!”他的这句话倒是把问题带到了最关键的地方。

“为了我,就要害人吗?”我问。

“对,他们都不想你好好的活着,有我在,谁都别想害你!”老烟杆说道,他的语气甚至有些壮阔。这让我有些意外,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害人还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吗?

他看了我爸和我师父一眼,说道:“阳娃,你以为他们是在救你,其实你根本不了解你自己,他们那么做,都是在害你!”

“要是害人能够救我,我宁愿死!”我冲他吼道。

“阳娃,你说啥信球话呢,你……你不能死,不管咋样。杨爷爷都不会让你死的,你要好好的活着!”老烟杆也显得十分的激动。

“为啥呢?”我问。

“我答应过你爷爷,我绝不能说!”老烟杆说道,他快速的矮下身子,一把抓起了刚才掉在地上的连阴锥,他说到了我爷爷。难道这事还跟我爷爷有关?

师父和我爸那边也有所动作。

“杨爷爷,小甜是无辜的!”我说着,给我师父和我爸示意,让他再等等,我希望杨爷爷能够回心转意。

“你错了,阳娃,她怎么可能是无辜的。你在学校的时候,她偷偷的接近你,她是有目的,她要害你!”老烟杆说。

“我上大一都一年了,她要害我早害了!”我反驳道。

“要知道有时候害人是不需要用刀的,只要她跟在你身边,总有一天会把你给害死的!”他还在想办法劝说我。

不过,他的话说明,他已经承认了,小甜的确在他手上。

“杨天化,这一点打住啊,你别以为就你懂得命理,我这出家道士也不是吃干饭的。据我了解,李小甜和张阳,两个人八字命理非常的般配,它们在一起,只会让彼此变的更好,绝对不会害了对方!”师父终于开口说话了,估计他已经看不下去这老烟杆的诡辩了。

“你不懂!你到底是啥人?”老烟杆的表情立刻警惕起来。

这话也说明了一点,老烟杆还并不知道我师父的真实身份。估计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,他还以为我爸是真的请了个高人,其实,是这个高人给他下了套。

“我是什么人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知道你是什么人,城隍爷大人!”我师父说出了老烟杆的真实身份,他盯着老烟杆。

这话说出来,老烟杆愣住了。

足足愣了有十几秒钟,他都没有回过神来,他好像在思考着什么。

“这位道友,你开啥球玩笑,啥叫城隍爷大人,那城隍爷可在县城那边的庙里头呢,我就一个糟老头子,你可不敢瞎说。惹恼了城隍爷,我一乡下人可担待不起!”他还特意压低声音,怕别人听到似的。

“话都到这份上了,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?”师父问。

“这玩笑,开的有点儿大啊!”他说着,直摇头。

“玩笑,要不然这样,我去一趟阴司那里,把你城隍爷的任令状给取来,让你好好看看,你说咋样?”师父厉声说道。

这话说出来,老烟杆的脸色变了。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从容了。

他手上紧紧地握着那把连阴锥,抬头看着我师父,沉沉地问道:“你是那边的人?”

师父毫不避讳地说道:“没错,是不是有点儿意外呢?”

那老烟杆一愣,不过又是一笑,说道:“倒是没什么意外的。都是道门的人,帮阴间办事的不少,这我也知道。既然,你都知道了我的身份,那也就没有必要问我了,我就想问下,这位道友,你在哪里当差呢?”

师父则是摆了摆手,说道:“我没你那么厉害,城隍爷呢,我不过就是个小小的土地爷,就是管你们这儿的土地爷!”

“你别开玩笑了。你是这儿的土地爷,我咋不知道?我都没见过你,上边也没有下来任令状,你蒙谁呢?”老烟杆问道。

“我确实没有任令状,不过,我也不需要那种东西。”师父说道。

“没有任令状,还敢说自己是土地爷,你就不怕我治你得罪!”老烟杆的真面目逐渐显现。

“城隍爷大人息怒,我这不刚来的嘛,还没来得及过去拜见您,别生气啊!”我师父陪着笑说。

不过,师父说完,那老烟杆好像想到了什么,他突然说道:“不对啊,这地方的土地爷都被杀了,没人愿意来这儿的,你说谎!”

“什么,这儿以前的土地爷都被杀了,谁干的?”师父问,他这是在套老烟杆的话呢。

“这我也不知道啊,人死的很蹊跷,那边来过人,也没查出啥结果。”老烟杆叹了一口气,缓缓地走到我师父的旁边,突然间,他的脸色一变。

老烟杆微微地一个翻腕,一把握紧连阴锥,冲着师父的眉心就戳了过去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