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魂没了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二十八章 魂没了

2017-11-29更新

“不要紧的,这东西还要不了我的命!”这匕首把都插到胸口里头了,我爸还这么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。

他虽然这么说,但是我心里边很清楚,匕首的确要不了我的爸的性命,但也绝对不可能对他没有任何影响的,不然,他被打中那一瞬间,也不会喷出一口血,整个人都站不起来。

老烟杆是懂得医术的,他过来,本来准备帮我爸看下,可没想到,我爸自己竟直接站了起来,还不让我和江雨蝶扶着。

他自己硬扛着,一手紧握那把青铜匕首,紧紧地咬着牙,生生地把半尺长的青铜匕首给拔了出来!

我看着都疼。可是我爸愣是没吭一声,他没吭声也不代表不疼。事实上,我到后来才知道,爸被伤的魂魄,那种伤虽然不会致命,却比普通的伤口要疼上数倍。他也真够能忍的。

他的胸膛上留下了一道口子,只出了很少一点儿血。

爸拿着那把青铜匕首,仔细地端详了一阵子,我也瞅了几眼,发现青铜匕首上有着一些刻字,只是那种文字看起来很复杂。我好像在哪儿见过,却又记不清楚。

老烟杆走了过来,他说道:“这是阴文。”

“啥叫阴文?”我问。

“阳间有我们使用的汉字,阴间就有阴间使用的阴文,你可以问问你旁边的这位小姑娘,她肯定会讲阴文。严格来说,咱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并不算是梦里,应该算是阴间的边缘,那个人,他不但是咱们村的人,也是阴间的人!”老烟杆说道,他口中的小姑娘肯定是指江雨蝶。她是鬼,肯定会讲阴文。

“啥,他也是阴间的?”我却有些疑惑了。

老烟杆点头,把那青铜匕首翻来覆去的看。

“我记得我师父说过,那个人杀了上一任的土地爷,既然那个人是阴间的,土地爷也是阴间的,那他为啥还会对土地爷下杀手呢?”这一点我想不通。

“啥,他还杀了土地爷?”老烟杆听到这话,脸色就是一变。

“对啊,我师父亲口跟我说的,咱们借用那个坟头碗就是上一任土地爷的。你也见着了,土地爷的神位都被毁了!”我说道。

“原来是这个意思啊!”老烟杆若有所思地说道。

不过,我却在想,就算是那土地爷真是被那个人杀了,那也可能是他们之间有啥过节,这事为啥会牵扯到我家?而且,那个人还一直想要打我的主意。我不过是个普通人,就是阴气重了点儿,招鬼的体质,碍着他的事了吗?

还有,那个给我爸下咒的人,他既然能够控制住我爸,肯定也知道青铜匕首要不了我爸的命,想到这儿我就问:“爸,他用这样一把匕首伤你,这不明摆着告诉我们凶手是谁,他这啥意思?”

“这是他对我的警告!”爸说道。

我从老烟杆的手里接过了那把青铜匕首,拿到江雨蝶的面前,跟她说道:“江姐姐,你能不能帮我看看,上边写的啥字?”

江雨蝶根本都不敢碰那把匕首,看到我拿了过去,她赶紧后退,她只敢远远地看着,当她正要念出那匕首上文字的时候,我爸突然过来了。

他看了一眼江雨蝶,江雨蝶张了张嘴,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这……我也不太认识啊!”

我爸则从我的手里直接把那把青铜匕首给拿走了。

我不知道我爸这是啥意思,就问:“爸……”

老烟杆过来,他说道:“阳娃,你看看,那东边的天都快擦白了,咱们要是一直待在这个地方,等天明的时候,可就都回不去了!”

我知道。爸肯定是有苦衷的,就没有再问。

那些被王建国给招来的阴魂已经全都跑了,我们走的时候,老烟杆去那边的树底下看了,王建国已经没影了,也不知道是被那些阴魂给吃了。还是跑了,他的那几个狗腿子也都不见了。

然后,我们几个人就回去了。

一路经过的地方看起来的确跟我们村很像,老烟杆说,我看到的根本不是我们村,而是阴间跟我们村相对而存在的地方。我仔细地看,的确,又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,不全是我们村子的模样。

老烟杆说,要回去,得按照相反的路线走才行,这叫走阴归阳,阴阳颠倒。

半路上,江雨蝶回了自己的坟地,走的时候,我爸还跟她道了谢,我觉得,她看我爸的眼神好像怪怪的。

老烟杆给我使眼色,我知道他的意思,不说透。

然后,老烟杆也回了自己的家,白天他必须得躲起来。因为在村民的眼里,他已经是个死人了。他要大白天出来晃悠,估计村民们肯定会认为他诈尸了,那还了得,村里头估计又要炸开锅了。

一路走到我家的大门口,我瞅见椿树上的几只乌鸦还在,见我回来了。那两只乌鸦还冲着我哇哇地叫了两声,然后,扑棱着翅膀飞走了。

爸看了它们一眼,然后,推开了我家大门。

我往院里瞅了一眼,确实是我家的院子,我才算是彻底放下心来。

我之前一直往家跑,不知道走阴归阳,要阴阳颠倒,怪不得我一直回不来呢!

不过,我现在是魂魄离体的状态,天亮之前。我必须得还魂才行。我听爷爷说,小时候,我被吓掉魂,都是老烟杆给我喊一喊就行了。

现在都长大了,我爸说,这不是喊喊就能完事的,我问我爸该咋办,他也没说话,而是,让我到床边坐下来。

他又一次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,让我服了下去。我真的是越来越好奇,这种黑色的药丸,到底是啥东西?

那东西,咽到喉咙里冰凉冰凉的,有点儿像薄荷片,但是,等它入喉以下,感觉就不一样了。那冷的,五脏六腑都要结了冰似的,我都忍不住哆嗦。

我还没来得及问,到底咋回事,一阵眩晕,眼前一黑。就倒下了。

醒过来的时候,天都已经亮了。

爸在我床边坐着,他已经换好了衣服,还是那么整齐的一身,衣服遮盖了他的胸膛,也不知道他的伤好些没。我就问:“爸,你咋样了?”

他就说了俩字:“没事。”

然后,就从我这屋出去了。

一觉醒来,我也感觉好多了,也没多困,起床的时候,奶奶也起来了。没有看见小甜起床,她平时可不是个喜欢赖床的人,我又想起来那个穿格子裙的纸人替身,心里边不知咋的,突然有点儿担心她。

我过去,敲了敲她屋的门。

没有回应。我回头瞅了爸一眼,他在劈柴。

我又敲了几下,还是没有回应,天都亮了,她不可能睡的这么实,我这么喊,她早该醒了才对啊!

一想到这儿,我有点儿心慌,连那边一直在劈柴的爸也停了下来。

我是真怕她再出事了,她大老远跟我回来过暑假,要是再把命搁这儿了,我该咋跟她的爸妈交代啊?

我牟足了劲。冲着她的门,一下子给撞开了。

进屋一看,发现,小甜正躺在床上,不过,她没有盖被子,而是穿着那一身蓝白色的格子裙。

说真的,看到这套裙子,我都有阴影了,瞬间想起了那个纸人替身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。

爸也过来了,我正好退到了他身上。

“阳阳,怎么了?”他扶住我问。

爸的声音有莫名的安全感,让我稍稍地缓了过来,可我还是有点儿说不出话来。

“小甜……她……”

爸看了一眼,没说话,但是他的表情告诉我,事儿不太对劲儿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定了定神,有些慌乱地走过去,晃了晃她,小甜还是没有醒过来。

“爸,小甜这是咋了?”我回头问道。

我爸也走了过来,他把中指放在小甜的眉心,眉头微微一皱,然后,看着我说:“她的魂没了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