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爸,你回来了?_阴人祭在线阅读

第二十章 爸,你回来了?

2017-11-26更新

“哪儿不对了?”我立马问道,难道他发现了什么?

“你爷爷和他是被人下了一样的咒,中了这个咒,魂会被勾走,三魂七魄肯定一个不留的。他的三魂七魄倒是没有被全部勾走,体内还留有一魄。”他说道。

“就是因为还有这一魄,所以,杨爷爷才没有完全断气,对吗?”我问道。

“是这样!”老头说完就出去了,我以为他要走,就跟了过去。不过,他只是在老烟杆家院里和大门口转悠了两圈,就又回到了上屋。

我搞不懂他这是在干啥,就问他,他看着老烟杆说道:“外边下的咒被他给破了,根本不可能勾到他的魂,他被勾魂,肯定还有别的原因。”

这就奇怪了,难道还有其他人在暗中害老烟杆?

“那我爷爷呢,他是不是被那个咒给害了?”我问道。

“没错,你爷爷的确是被那个咒所害,来这边的时候,我已经看过了,你家周围还残留有那个阵法的气息,足以说明那个咒起到了作用。不过,以我对你爷爷的观察,他藏的很深,叫我有些看不透,他应该也不是个一般人……”

老头说到这儿,好像是想到了什么。

“你咋知道我爷爷不是一般人?”他那话让我很惊讶,我爷爷他一直都是个满口黄牙,喜欢抽旱烟袋的老头,他不就是个普通的农民吗,还能咋不一般?

“这是直觉,应该错不了的!”他说到这里,又看了我一眼,继续说:“所以那种邪咒是害不了他的!”

我想到,爷爷出事的时候,我妈突然出现在我屋里的阻拦,我说道:“除非是他自愿的,对吗?”

“对,他的确是为了你,没有做任何的抵抗。不过,我相信他留有后手,他这么做,不是束手就擒,可能是将计就计!”

老头这么分析,真的是让我彻底听迷糊了。

爷爷魂都被勾走了,还咋留后手,命都没了,还咋将计就计?我摸着后脑勺,努力想按照他的思路去想,可怎么都想不明白,这不合理。

“你也不用纠结于这个问题,我可以肯定,你的这个杨爷爷,确实不是被人下咒勾了魂,其实是,他自己把自己的魂给勾了!”

“勾了自己的魂?”我不太明白,头一次听说,还有这种操作,感觉真的是太奇怪了。

“没错,他勾了自己的魂,还藏了起来,躯体之内还留了一魄,是为了方便他自己还魂。”

他说到这里,我突然想到了那个藏有秘密的屋子,还往那边瞅了一眼,他的魂会不会就藏在那个屋子里?

我看到的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到底是啥?

“这些肯定都是他跟你爷爷事先商量好的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他们这是在逼某一个人现身。假如把你们村比作一个很大的棋局,你就是那颗很重要的棋子,这些年,有人一直在保护着你,我想这点你应该很清楚的。一旦你失去了保护,那些一直想要除掉你这颗棋子的人就会出现,最接近成功的时候,往往会有疏漏,你爷爷他们反而更容易一举制胜,这就是他们的谋划。”

这是一个非常抽象的阐述,但是基本上把目前的情况给表现了出来,看来,老烟杆让我拜师的这个人真的不是一般人,仅仅通过一些现象,就把爷爷和老烟杆的计划看得如此通透,这已经是神迹了。

老头在说这些的时候,我一直在瞄着堂屋右边的那个屋子。

“你觉得他在那屋里?”老头问。

“要不我去看看吧,杨爷爷跟我说过,他曾经看到过那个人的背影,他应该知道那个人是谁了。找到他的魂魄,您帮他还魂,你可以问问他,那个人到底是谁,我有种直觉,杀了土地爷的也是那个人!”我说。

浓重的好奇心使然,我朝着那个屋子走去。

可我刚到那屋门口,后边老头却捏住了我的肩膀,他冲我微微地摇头,说道:“不用看了,肯定不在这个屋子!”

“你咋知道不在?”我问。

“既然是他自己勾了魂,他肯定有办法随时还魂的,他不想告诉你,是因为怕扰乱了你的判断,毕竟,这件事太重要了,错不得!”老头跟我这么说道。

他的话总是能够找到和老烟杆说话的重合点,我问老烟杆的时候,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。

然后,我和老头就离开了老烟杆家。

出门走了一阵儿,外边天色变得阴沉,最近几天天气确实不太好,但一直都没有下雨,倒是这会儿看起来是要下雨了。

老头抬头往天上瞅了瞅,说道:“我得先回去了,等会儿会下雨!”

爷爷和老烟杆都没醒过来,他要是走了,可就没了主心骨,接下来该咋办?我连忙给他跪了下来,说道:“师父,别走!”

他只是一笑,说道:“你现在还不能叫我师父,得正式行了拜师礼才行,赶快起来吧,更何况,你这头应该磕给我的真身本相才对。这天马上要下雨了,下了雨我可就走不了了,你看到的只是个替身纸人,经不得无根水的!”

原来是这意思,我还以为他会不管,就问道:“那我明天该咋办?”

他想了想,从自己的口袋里抽出了一张黄纸,在上边写了个时辰,然后说道:“明天就按照这个时辰,把你爷爷和杨天化都给埋了,记住,要柳木棺材……不过,你不用担心,他们肯定都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杨天化就是老烟杆,很少人知道他这个名字,村里人要么叫他老烟杆,要么就喊他杨先生。

“啥,把我爷爷和杨爷爷都给埋了,他们还没死呢!”他这么说我一下子有些心慌了,要真埋了,那不就入土为安,阴阳相隔了吗?

“你照做就行了,你爷爷和杨天化的葬礼都要办,而且还要大办!当然,这一点你肯定也不用操心的,你爷爷有交代的!”他说到这里,又补充了一句,“你们村的丧葬风俗我也知道,你爷爷和杨天化下葬,全村的人基本上都会过去,到时候,你就好好看看,那个人到底是谁!”

他说到后边,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。

我想,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将计就计,只是,我家在村里好像也没有别的什么亲戚,爷爷交代的那个人肯定不是我奶奶,不然,爷爷突然没气了,她也不会是那种状态。

不是奶奶,那会是谁呢?

我突然想到昨天的一件事。

爷爷问我奶奶要我爸的电话,他说,要跟我爸说几句话儿。家里没有手机,平日里奶奶跟我爸打电话都是去村委或者去王建国家,爷爷肯定不会去,他腿受伤了,也不方便跑那么远,所以,我想到了小甜,家里只有她有手机。

老头走的时候,又留下了一张红纸,跟老烟杆给我的有点儿像,上边的字我依旧是看不懂,我问他这是啥?

他说,这叫拜帖,上边写的是阴文,让我有什么事直接烧了就行,不用半夜再跑到岔路口,我这种体质,大半夜出去乱跑会很危险。

我点头,越来越觉得,这老头平易近人了,没有我以前想象中那么可怕。

等他离开之后,我立刻关了大门,奶奶还没有醒过来,小甜估计是听到了大门的响声,就从我奶奶那屋出来了。

我过去,小甜开口,估计是想问问我爷爷的情况,我有更重要的事要问她,没等她开口我就问:“小甜,前半夜我爷爷是不是找你用过手机?”

小甜点头,果然是这样的。

我又问:“你还记不记得我爷爷打了哪个号码?”

小甜直接把手机拿了出来,打开通话记录,找着了一串数字,跟我说:“这几天我都没打过电话,通话记录上就这一个号,肯定是你爷爷打的。”

“我用一下。”

她点头,然后,我就把那个号码给拨了过去。

那边响了两声,就直接挂了,我再打过去,对面就直接关机了。

从小学毕业到现在,我都没有见过我爸了,拨通电话的那一瞬间,我的心情是很复杂的,害怕他会接通,也害怕他会不接,终究他还是没接。我叹了口气,想不明白,他不接就算了,为啥还关机了呢?

我又翻了一下,看爷爷打过去的那个电话,通话时间显示只有四十六秒。

这么说来,爷爷那最后的交代肯定就是打给了我爸,只是,我爸跟我爷爷的关系一直不太好,爷爷的交代,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。

第二天大清早,差不多六点的时候,我家的大门被敲响了。

奶奶肯定还是没醒,要不这个点她肯定已经起床了,我穿了衣服,心想这个点谁会敲门呢,出了屋,打着哈欠出去开了门。

一开门,我看到大门外头站着一个男人,他穿着黑色的西服,衣服非常的整齐,手里提着一个黑包,这跟我想象中的他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十岁时候,对他的记忆还是有的,他变化很大,但是那张脸还是没变。

村里人都说,我爸年轻的时候是个二流子,妈就是我爸喝醉酒给打死的,可是,他长的并不是一个二流子的脸,甚至在这一身行头的衬托之下,显得很是帅气。

我愣了一阵子,才鼓起勇气,问了一句:“爸,你回来了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